港大王于漸:兩大改革助港再工業化

文章日期:2021年7月26日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首席副校長、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認為,本港在新的複雜國際環境下若要「再工業化」,特區政府在土地、體制及政策等方面須給予支持,例如重新規劃新界土地作工業發展用途,教育系統除了要繼續培育研發及創新的人才外,亦應加強培訓與工業相關的技術人員。

中央本月初由七大監管部門進駐調查內地叫車平台滴滴出行(DIDI)後,上周又出手整頓教育行業,要求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須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機構,收緊監管速度之快及力度之大出乎市場意料之外,整體中資股面對潛在政策風險亦驟增,上周不止恒指下跌682點或2.44%,恒生小型股指數、恒生小型股指數、MSCI中國指數及恒生科技指數亦分別急挫2.75%、3.37%、3.71%及4.55%,可見中資股跌勢頗為全面。 

內地未來料加快發展製造業

上周五內地網站流傳一篇分析,《Money Monday》認為頗有參考價值,當中指「我們認為基本國策已經發生變化。過去10年,中國希望學美國通過發展服務業來推動GDP增長,但經過了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和2020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兩次衝擊,讓最高層意識到工業體系的完整和完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已經拋棄了美國道路,轉向了德國道路,通過發展製造業帶動GDP未來的進一步增長,所以重製造、輕服務已經成為未來三到五年、甚至五至七年的基本政策,在製造業得到資本市場大力融資、政策扶持之外,我們看到服務業一系列的遏制政策都出台了,針對教育、醫美、電子煙、電商、傳媒、娛樂、遊戲行業」。

過去30年供應鏈興起 全球製造業大變革

中央於3月公布「十四五」規劃中已首次提出支持本港建設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因此本港在內地未來加快發展製造業的過程中也扮演關鍵角色,港大王于漸早前在香港工業總會發表《香港製造:香港工業啟新章》的研究報告中便就此詳細分析。他首先指出,隨着1990年代開始科技發展及全球化加快,生產程序由一個工廠或一個企業全部包辦,轉為至不同地點的不同企業進行,出現所謂的生產鏈或供應鏈,而市場發展證明此模式愈來愈有效益,因此不單在某一地區出現,而是遍佈至世界各地進行,令全球製造業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生產鏈不再集中在一個公司裏面,而是遍布全個城市、全個地區,甚至是全世界」。

根據王于漸的分析,全球供應鏈能夠有效運作,體制、產權、貿易合約及公平裁決均是很重要的因素,「某一家企業怎麼可以與地球另一端的企業貿易而又有互補呢?背後一定要有良好的制度,並且可以解決糾紛,政府亦要有適當的監管力度。」他續說,中美貿易數據顯示,「中國賺取龐大盈餘、美國錄得嚴重赤字」屬統計口徑上出現問題,並無真正統計中美在雙方貿易中各自增值多少,跟着某些政府便開始保護主義,進行一系列不適當的監管,影響供應鏈正常運作,不利全球經濟發展。

知識科研等無形資產 屬本港最寶貴資產

至於本港的情况,王于漸表示,在他孩提時代,本港製造業是低技能勞工密集,現時則要靠無形資本致勝:「當我們的工業不再是原設備生產(OEM),而是原設計生產(ODM)或自有品牌生產(OBM)的時候,我們要重視的是輔助生產的服務業,我們要建立無形資本,怎麼是無形資本呢?並非一張枱、一張桌、一部機器或一間廠房,我們最有價值的並非見得到、摸得到的東西,而是見不到、摸不到的資產,什麼東西雖然見不到、摸不到,但仍然是屬於我呢?這便是知識、科研的成果了」。

王于漸表示,以經濟學的說法,掌握知識及科技等無形資產後,很容易具備規模效益,「你一個人每次只可以寫一個字,但你教識一個機械人後,它可以寫10億個字」。

 經濟活動集中港九不合理 宜加快發展新界

由於本港具備全球一流的大學,科研能力強勁,不少港資企業亦擁有良好的品牌及聲譽,具備這些無形資產,王于漸相信,香港的工業是有條件再發展的,但若要在本地為最具競爭力及高增值的製造業(如先進電子業、食品科技及食品加工、回收及環保工業,以及生物科技)進行大規模生產,便需要港府的政策配合,當中包括土地配套及體制改革。

「本港要『再工業化』,第一是缺乏土地配套,目前我們將經濟活動集中在港島及九龍是有問題的,我覺得要重新規劃其他地區、尤其是新界的土地;第二,我們的人才培訓亦有所不足,需要改革,以前我們認為職業培訓局不及文法學校,未來這是需要改變,不要以為這樣做是倒退,英國今日亦要求教育制度走回頭路,因為在今時今日知識及科研成果屬公共財富很容易便與其他人分享,但次一級的技術便需要很多人去做,所以教育制度應該加強培訓技術人員,日後技術人員亦應該是大學生」王于漸說。

 王于漸總結,處於新的複雜國際環境下,本港重新定位「再工業化」,既需要本身體制及政策的配合,亦需要與內地及其他地區創造利好發展的新環境,而相信本港在各方面仍然具備眾多優勢,問題只是如何去突破,對此他樂觀其成。

[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