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新強:大選前夕 對美國過時體制的觀察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30日

【明報專訊】近日很多傳媒問我對美國大選的看法。大部分民調顯示拜登領先,按道理今年準確性應有改善(原因在之前文章已解釋過),但經過2016年一役,很多人仍然不相信。我也無意猜測結果,但我有99%信心,即使特朗普成功連任,仍必將輸掉普選票。再大膽一點預測,我有75%信心他輸的普選票將比上次的300萬票更多,可能超過500萬票。

如違反普選票的大選結果再次出現,將造成對已是千瘡百孔的《美國憲法》和選舉制度的更大打擊!多數服從少數何來是民主,連民粹也不是,民粹的定義大概是以一些可能錯誤但嘩眾取巧的政策和口號,來蒙騙大多數民眾的支持。美國選舉幾已淪為一個反民主制度!

有人指出美國選舉制度有如網球計分法,分為「局」和「盤」,所以勝出者的總得分是可以少於敗方的。沒錯,不止網球,這種情况在排球、乒乓球和羽毛球都可能出現,但有何關係?這些都只是運動和遊戲規則,並非號稱民主的選舉制度。

美國這個仍然年輕的國家,但憲法已是全球最古老和完全過時的,與E.O. Wilson提出的人類社會制度停留在中世紀的說法頗脗合。可惜的是即使人類已擁有神級科技,但仍極難update不合理,反科學的政治、經濟、社會制度和政策。你的手機和電腦,會否仍在使用iOS 1.0和Windows 1.0?

倘選舉人現爭拗 將更反民主選出總統

公平一點說,我相信其他國家的憲法和選舉制度亦充滿漏洞,也可被人利用。但who cares?她們都不是永遠宗教式相信自己永遠是最強、最大、最正義和最民主的世界一哥美國。美國的憲法漏洞,早已成為荷李活劇本的豐富資源,《紙牌屋》(House of Cards)和《副人之仁》(Veep)等劇已多次鑽研所有極端情况,包括如每州的選舉人出現爭拗,將以每州一票的更反民主方法選出總統。但誰料到這荷李活幻想出來的情節,按特朗普說法,竟有可能在這次選舉中出現,而他更意圖藉此勝出!

更加不幸的是,美國的憲制漏洞經荷李活「宣傳」後,已「教精」了共和黨(和俄羅斯,更危險),不斷利用這些漏洞把選舉、議會和司法制度推至危險的極端邊緣。大家可能以為特朗普輸300萬票已很多,但其實參議院更離譜。每州不分大小擁兩席,共和黨現時控制53席、民主黨45席、獨立人士2席。看似共和黨得到較大民意支持,但其實53名共和黨參議員的總得票,比民主黨和獨立議員少1500萬票!這差距夠誇張嗎?

參議院權力很大,所有內閣和其他重要官員都必須得到參議院通過。參議院亦掌控彈劾總統的最後生殺權,連重要國際條約,即使總統簽了,如未能通過參議院,也是作廢。最著名例子包括一戰後雖然當時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倡議成立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但就因為不能獲參議院通過,反而美國並未加入,是20年後歐洲戰火重燃的一條伏線。美國亦因此而未參加《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Comprehensive Nuclear Test Ban Treaty),和負責審判戰爭和人道罪行的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早前ICC開始調查美國在伊拉克的被懷疑戰爭罪行,而導致美國報復,竟宣布制裁一批ICC官員,包括總檢察官本蘇達(Fatou Bensouda),簡直是一齣鬧劇!

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也當然必須參議院通過。最近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以極速配合白宮,不用1個月就完成聽證會,投票通過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把最高法院傾斜至危險的保守派對自由派的6比3。巴雷特已經是特朗普挑選的第三名大法官,將對未來整個美國司法制度以至文化,包括墮胎、種族關係、社會福利和醫療制度等有深遠的影響。當然如今次選舉出現法律訴訟,最高法院或將如2000年般,再次扮演kingmaker的角色。我的耶魯法學院憲法專家朋友指出,原來全球只有美國和伊朗兩個國家,才有最高法院法官終身制!

巴雷特是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對墮胎和LGBTQ(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等問題上的立場,已不言而喻。她更是一名所謂憲法「原教旨主義者」(Originalist),即主張盡力揣測200多年前,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和麥迪遜(James Madison)等開國元勳(founding fathers),在立憲時的原有想法和精神!偉大如傑佛遜,也無法預料到200年後的情况,更無法預知科學推動的知識和科技革命!宗教過於信奉原教旨主義已非常危險,連解釋法律都堅持做Originalist,簡直是瘋狂!

在COVID疫情完全失控之際,特朗普竟仍病態式堅持要推翻「平價醫療法案」(Obamacare),短期內將由最高法院審判,如推翻,2000萬人將失去醫保,夠殘忍嗎?美國開國之初肯定沒有醫保,若按Originalist解讀,後果堪虞。

中國控疫成功 反映美歐各國不濟

白宮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在CNN訪問中,也承認不會再企圖控制疫情,解釋是COVID具傳染性如流感!既然如此,就希望美國停止指摘中國未能完全防止把病毒傳出。其實完全阻止是真的不可能,但中國後來控制疫情的成功,亦證明美國以至歐洲各國的不濟,制度、文化、科學認知、政策、科技運同和政策執行等層面,都有嚴重問題。

特朗普仍不斷無端恐嚇將出現巨型選舉騙案,但其實真正企圖操控選舉的人是他自己。他已發命令給「驕傲男孩」(Proud Boys)等極右武裝分子,「Stand Back and Stand By」,意思是暫時觀察,但如有需要,隨時準備行動。一批極右恐怖分子,更曾企圖綁架特朗普最增恨的密歇根州民主黨女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幸而被警方及時阻止。特朗普更呼籲5萬人當投票站監察員,據說其中包括不少退伍特種部隊員,將手持自動步槍巡邏票站,目的無非阻嚇拜登和民主黨支持者投票。真唏噓,以為這種情况只會在非洲和拉美等第三世界國家出現,從前更只有美國派投票監察員到這些落後國家維持選舉秩序。

如今超保守的Originalist控制最高法院,更休想削弱憲法第二修正案(2nd Amendment),美國槍械問題仍是個死結。如選舉出現爭議(contested),譬如雙方都自稱勝出,除法律訴訟外,小心街頭暴力亦將升温,甚至形同內戰。美國傳媒已開始揣測軍方立場,軍方亦已宣稱必保持中立,但亦堅持將接受「合法」的命令,即是立場仍糢糊。唉!真悲哀,看新聞時還以為是在報道泰國局勢!

上周有些人企圖炒作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的所謂電郵門醜聞,除金錢貪腐外,更提出永遠更吸睛的性醜聞,說有視頻證明亨特曾強姦和虐待兒童!在上次辯論中,特朗普有提到亨特的貪腐問題,但絕口不提性醜聞,因為實在太過一千五百步笑五十步了!如被反問跟伊凡卡(Ivanka Trump)關係如何,總不可能真情剖白,再次承認對女兒極感興趣吧!

留意到對亨特醜聞最有興趣的,認為此事遠比疫情失控更重要,渴望特朗普能藉此贏出的,竟是部分香港人和台灣人。可能因為他們幻想特朗普是他們的「救世主」,但我替他們擔心,最後特朗普未必「打救」他們!

今屆大選投票率或1908年以來最高

其實美國大選已進行得如火如荼,投票人數已超過7000萬(大部分郵寄),超過2016年的一半,今屆投票率可能將是1908年以來最高的,或高達65%。傳統上,投票率高對民主黨有利,甚至「Blue Sweep」都有可能。最關鍵州份為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和佛羅里達州(Florida),照計算,拜登只需兩者取其一即可勝出,但特朗普則需要兩州都贏。最麻煩仍是點郵寄票需時較多,可能要等數天,甚至超過一周。希望兩邊都能表現耐性和克制,不要煽動暴亂。

最後到底是特朗普還是拜登勝出,對美國內政和外交方向當然會有影響。拜登必將盡力改善美國種族關係,甚至推動兩黨在醫療、環保和基建上合作。當然如果是Blue Sweep,政策落實較容易。外交上,拜登必嘗試修復盟友關係,對華政策短期內未必有太大改變,但最少將較穩定和客氣,減低擦槍走火機會。

特朗普倘連任 戰爭風險恐升

如特朗普成功連任,則恐怕加速摧毁各樣令到美國偉大的支柱,包括對移民和人才的吸引力,以及科研的獨立性;司法、聯儲局以至軍方都必受到更大干預。外交政策更差,西方聯盟可能面臨瓦解,世界貿易組織(WTO)幾已名存實亡,再走下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甚至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聯合國或都會受到威脅。跟中國鬥爭必更激烈,戰爭的風險都將上升。

但無論誰當總統,最首要面對的問題仍是COVID疫情,如解決不了,社會不能「正常」運作,根本毋須討論跟中國競爭的問題。如今到了每日近8萬宗,死亡人數1000的恐怖地步,更有exponential growth(指數增長)的危險,即使拜登上台,控制疫情談何容易!

只谷股市不顧人命 結果經濟也不保

常言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現實中是否如此,看執法情形。更肯定的是在疫情面前,每個國家都是平等的,病毒對所謂個人自由和政治體制毫無興趣。有人仍以為COVID只是一個wake-up call,人類仍有充足時間和機會「改過自新」,但明顯COVID已是所有國家和管治制度面對的大考,如不及格,整個社會將同時蒙受巨大性命和經濟損失,兩者絕非如特朗普天真以為的二選一題目。只有如中國般,先力壓疫情,保護人民生命和健康,然後才可逐漸恢復經濟,如成功,資本市場也必自然有好表現。美國倒行逆施,只印鈔狂谷股市,反置人民生命健康不顧,實體經濟也當然不能恢復,結果兩者皆失。

我希望美國人有足夠的集體智慧,放棄對自己體制的宗教式、反邏輯的盲目自大和狂妄。任何體制只是工具並非目的。尤其在人類面對COVID和相關的氣候和環境變化挑戰,美中和其他國家都必須放棄狹窄國家和種族主義,以科學和人性為本,充誠合作,才有機會成功!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