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道指近期小勝納指 似換馬價值股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12日

【明報專訊】過去一星期,美國總統特朗普「霸佔」了大量的新聞篇幅,總統候選人辯論大打爛仔交,然後身中新冠病毒,4天後奇蹟地出院,和民主黨的救市方案談判話唔嫁又嫁,美股大幅波動。10月2日星期五侵叔確診,令標普500指數曾跌至3300點水平,但只是兩個交易日標指已重上3430點,但當日收市前,侵叔說停止和民主黨談判救市方案,標指即大跌近3%,但一天後已收復失地,然後到上周五以3477點收市。

可以說,就算總統確診,救市方案談判破裂,都只是市場噪音,美股的主軸和支持,還是聯儲局無限QE,資產價格因為印鈔呈現通脹,還是行內那一句話:「印了這麼多錢,不買股票買什麼?」目前標普500指數跟9月初的歷史高位距離不足3%,納指則相差逾4%,留意道瓊斯指數未能於9月初創新高,其歷史高位仍是疫情前2月時見的29511點,9月(科技股大跌前)高位是29199點,上周五道指收28586點,兩者相差約2%。自9月初美股較大調整以來,本欄就多次提出資金有機會由估值瘋狂的科技股回歸價值型股票,目前情况尚不太明顯,但最近道指表現確實相對納指硬淨,值得繼續觀察確認。

聯儲狂印鈔 持現金實坐以待斃

雖然納指大調整後,幾大科技股尚未能收復失地,蘋果距離歷史高位15%、facebook14%、Tesla 20%、亞馬遜7%、谷歌13%、微軟7%,證明早前投資者不問價追上述股份是錯誤決定,我不是睇死這些股份不會重上高位,而是要等業績追上,不過巨型和成熟如蘋果,股價相對營業額的比率曾超過8倍,調整過後,目前仍達7.32倍,絕不便宜,限制了反彈空間。

在聯儲局瘋狂印鈔資產出現高通脹的情况下,實在不能只手持現金坐以待斃,但跟紅頂白高追熱門科技股卻有不少風險,因此價值型股份確實有一定吸引力,問題是要抵得住暫時捱價的心理壓力。

王弼的建議,是大家可以用Sell Put的方法來儲貨,例如以早前本欄提議的石油股ETF—XLE為例,Sell平價Put一周收約0.5至0.6美元,像上周二XLE突然跌1美元,投資者如果想接貨,當然可以什麼也不管,但不想接貨,則可把Put滾到下一周(有機會收到更多期權金,要看是否下移行使價)。

Sell Put石油股 收期權金儲貨

結果,上周五XLE收30.79美元,跟周二下跌前相若,意味期權金袋袋平安。要留意的是期油價格雖然有波動,但紐約期油上周五在近期屢次下試38美元後,卻迅速反彈回40美元樓上,主要是油組看見疫情反彈下又腳軟,不敢增產,另外雖有消息指岸上石油庫存增加,一度令油價下跌,但其實是不少交易商曾在負油價時把石油儲存在海上油輪,經過幾個月時間,海上石油逐漸被提回岸上儲存而已,石油需求仍然低企,也難以快速復蘇,但最艱難的時候也許已過,Sell Put石油股是不錯的等待方法。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fb.com/buytillsuspension

[王弼 投資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