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茂峰:炒壹仔被捕 問題出在哪裏?

文章日期:2020年9月15日

【明報專訊】壹傳媒(0282)股價在8月10、11日異動,警方只花了1個月時間,便逮捕了15個投資者,懷疑他們涉及洗錢(處理犯罪得益)、造市及欺詐(串謀詐騙)。警方主導整件事,金管局置身事外,證監會遲到上周五黃昏匆匆發個英文新聞稿(中文稿後補)。合理推測,事件調查重點與金管局和證監會沒有關係。

警方說有長者炒買壹傳媒蝕過百萬,向警方投訴。前陣子(8月底)警方才鄭重提醒市民,要小心炒股群組騙案。騙徒利用社交媒體,吸引散戶加入,發放炒股貼士。表面上各類型、規模股份都有推薦,實際是以市值小、成交稀疏的三四線公司「打莊」。 莊家低價收貨,然後發放貼士吸引散戶入場,並在市場製造成交量,炒高股價、自己高價出貨、散戶一手蟹貨。業界稱之為pump and dump。這是傳統鍋爐室操作(boiler room operations)的現代版。今時今日,發放貼士的「微信女」多數只是個仲介,不是莊家團伙,難以證明是一致行為。警方要成功起訴這些詐騙集團,殊不容易。

「微信女」起訴有困難

炒股詐騙另一常見方法是委託授權投資蒙受損失。如果授權是合法安排,只可以按照謹慎人原則(prudent man rule)民事索償。很多投資者通過授權方法炒外匯血本無歸,啞子吃黃蓮,就是因為簽了授權書。如果授權是非法的,則證監會可以起訴操盤者無牌經營,不用警方插手。

造市是屬證監會監管範圍。警方雖然大幅描繪被捕人士炒股方法及規模,但沒有說明造市如何構成犯罪行為。其實警方所說是高頻交易(high frequency trading)。高頻交易面世20多年,已經不是新生事物,職業炒家也懂得操作。8月10日上午警方高調逮捕壹傳媒大股東及公司高管,連登仔大量入市,職業炒家不趁勢利用電腦程式高頻交易炒壹傳媒賺快錢才是怪事。高頻交易會有塞單(quote stuffing,即是掛大量買賣盤後撤掉)及洗單(wash trades,即左手交右手買賣)等搭棚行為。這些行為是否違規(不是犯法)很有爭議,不易入罪。今次賺錢被捕者,相信是栽在別的問題上。

股市洗錢 捨易取難

洗錢涉及資金來源、流轉過程及去向。在股市一買一賣洗錢是捨易取難,匪夷所思。股票買賣不容許現金交易及第三者支付,投資者是從其銀行帳戶撥款到證券戶口買股、從證券戶口提取現金也只能轉入其銀行帳戶。負責監管銀行業務的金管局是防洗錢的主要看門人(gate-keeper)。今次金管局沒有哼聲,媒體也沒有追問金管局,反映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缺乏資深在行的記者。

我估計問題出在投資所得調回個人銀行帳戶後的使用。如果有熱血的連登仔把部分炒壹傳媒所賺捐給與反送中運動有關的人或組織,警方當然如獲至寶,徹查到底。犯罪行為究竟是詐騙抑或造市估計應只是次要,以部分所賺捐助「反革命」才是原罪。是否如此,日後自有分曉。

mfchan@nobleapex.com

[陳茂峰博士 峰哥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