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華﹕人民幣債券納國際指數潛力巨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7日

【明報專訊】2019年4月1日,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銀行債券正式獲納入全球主要債券指數「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是繼美元、歐元和日圓之後的第四大貨幣債券。這對環球資本市場有着重大深遠的影響。

從這一天開始,共有364隻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銀行債券,獲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並以每月5%速率遞增,在20個月內逐步完成。在被完全納入指數後,人民幣債券在該指數中佔比約為6.1%。這是內地資本市場開放的又一重要成果。也意味着未來20個月內,將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指數追蹤資金流入中國債市。如果進一步推算其他指數提供商,如富時羅素指數和摩根大通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跟隨加入人民幣債券,全球央行、主權財富基金的進一步資金流入,那麽於未來的3至5年,3萬億美元資金將流入中國內地債市,由香港與內地於2017年協力推出的「債券通」則會是這一資金流的主渠道。受篇幅所限,筆者將分兩次,從人民幣債券市場對外開放水平、國際收支平衡、內地債券市場改革和人民幣國際化四個角度簡單分析,外資流入內地債市對市場的影響及香港將迎來的重大機遇。

未來5年3萬億美元資金流入

當前,中國債券市場的餘額約86萬億人民幣,其中銀行間債市規模約77萬億元,外資在銀行間債市佔比為2.24%。1萬億美元的外資流入能將外資在中國債市的佔比提升至約11%,進一步接近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約15%的平均水平。

從過往外資增持中國債券的情况看來,外資在資產配置的偏好上仍以中國國債為主,2018年外資對國債的增持佔了全年外資增量的80%,對銀行同業存單的增持佔11%。外資側重投資國債有一重要原因,是過去境外機構只有投資內地國債和地方政府債是完全免稅的;投資其他債券,需對利息收入部分合計繳納16%的稅項。

去年11月22日,財政部已明確未來3年不對境外機構投資債券收稅,排除了稅收不確定性,便利境外機構依法進行投資。在同樣免稅的前提下,投資政策銀行債券(以國開行10年期人民幣債券為例),可獲得較10年期人民幣國債高大約40點子(100點子等於1厘)的利息收入;這足以令境外投資者將人民幣投資標的從國債轉向政策銀行債券及信用類債券,促進投資主體的多元化和投資結構的均衡化,有利中國債市長遠發展。

由於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及中國內地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等因素,中國經常帳從單一順差轉向順差逆差互現的貿易結構;外匯儲備亦從2014年末接近4萬億美元的最高水平緩慢調整,並穩定至當前3萬億美元水平。中國經濟的進一步改革也意味着未來中國會繼續擴大進口和對外投資,中國經常帳戶從過去的大規模順差將逐步轉為小幅順差甚至是逆差。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國經常帳戶逆差55億美元,較2015年全年的3042億美元經常帳戶順差明顯收縮,經常帳戶順差佔GDP比重也從2007年的10%降至2017年的1.4%。

金融帳順差抵消經常帳盈餘收縮

與之相對應的是,隨着中國金融市場的改革開放不斷深化,2017年以來中國金融帳戶錄得持續的淨資本流入,2017年至2018年三季度每季平均錄得416億美元的淨資本流入。

未來人民幣債券納入國際主流債券指數,將繼續帶動國際資本流入中國債券市場,為金融帳戶下的跨境資本淨流入提供支持。金融帳戶的順差將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經常帳戶盈餘收縮的影響,進而有助維持國際收支狀况的基本平衡,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為人民幣國際化創造良好的宏觀環境。

中銀香港資產管理執行總裁

[沈華 環球投資]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