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歐盟對華又愛又恨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5日

【明報專訊】中國總理李克強上星期在布魯塞爾參加第二十一屆中歐峰會,雖然雙方在最後一刻達成協議以及在會後發表聲明,但相信會談過程可能相當激烈。經過多次猶豫不決,以及為了應對美國的巨大壓力,歐盟已經開始對中國採取較為強硬的態度。

在歐盟委員會2月12日發表的《歐中戰略前景》文件中,就可以明顯看到這一點。因為該文件將中國稱為「經濟競爭對手」及「系統競爭對手」,並提出10項措施,以尋求對華關係「再平衡」。歐盟今個月生效的新外國投資審查制度的主要目的,亦明顯是要限制中國收購歐洲科技資產。

歐盟的核心國家(德國和法國)和布魯塞爾的歐盟官員分享了很多激發中美貿易戰的憂慮因素。例如,歐盟非常倚賴對中國大陸的出口,但卻出現嚴重的貿易逆差(2018年歐盟對中國的出口為1980億歐元,從中國進口則為3750億歐元)。長期以來,歐盟的企業一直抱怨,中國大陸對國內企業的補貼造成產能過剩,並削弱了外國企業的競爭力。

中國大舉投資 德國感憂慮

與美國人一樣,中國大舉向外投資引發了歐洲人的恐懼,害怕大部分歐洲科技基礎將會被中國收購。它還引發了有關不公平的抱怨,因為中國限制外國的投資法,令歐盟企業無法在中國進行類似的收購。這種擔憂在德國尤其尖銳。自2000年以來,中國在德國的累積直接投資已經高達220億美元,在歐盟成員國當中,僅次於投資在英國的470億美元。

此外,近幾年來,中國主要是投資在一些有特點的德國中小企業。據柏林諮詢公司Sinolytics稱,自2014年以來,內地投資者已經收購或入股德國各州接近100家中小型機械工程公司。德國非正式加強了外國的投資審查,加上中國更嚴格控制資本外流,已經導致中國對歐盟的直接投資大幅萎縮,由2016年的370億歐元,大減至2018年的170億歐元。

極依賴中國市場 難有反制措施

歐盟的新篩查規則將會進一步抑制中國的投資,特別是在科技板塊。歐盟對中國的態度轉趨強硬,亦會令中國的壓力增加,迫使它在與美國快將達成的貿易協議中對市場准入作出有意義的讓步。但由於商業利益和制度分散的原因,歐盟願意或者能夠向中國施壓的程度有限。歐盟的經濟周期非常受歐盟對中國出口的影響。由於非常規貨幣政策已達到其有效性的極限,而財政緊縮又限制了歐盟各國政府透過加大預算赤字來刺激國內需求,所以歐元區的經濟對於貿易的倚賴只會加深,而不是減少。

歐盟的大企業都十分倚賴內地市場來實現增長。德國DAX指數中的30家成分股公司在內地的銷售額平均就佔其總銷售額的16%,寶馬、平治、大眾汽車、巴斯夫(BASF)及英飛凌(Infineon)等公司的內地銷售額,更接近它們的總銷售額的四分之一。

歐企視「中國製造2025」為機會

巴斯夫計劃在內地再投資超過100億美元,以興建兩家大型新化工廠;而寶馬亦為了擴充其中國合資企業,正在投入超過30億美元。西門子和ABB等工程及設備公司認為,「中國製造2025」這個技術升級計劃並不是美國經常描述那種威脅,反而可以帶給它們很多訂單。由於不想影響這些巨大的商業利益,歐洲與中國直接衝突的意欲有限。

這種不情願,在歐盟發表的《歐中戰略前景》文件中,就可以看到。因為這份文件的標題突出了「系統性競爭對手」一詞,這與美國以往的政策文件互相呼應,後者曾將中國稱為「戰略競爭對手」。但實際上,該文件還將中國稱為「一個與歐盟擁有密切協調目標的合作伙伴」,一個令歐盟需要平衡各種利益的談判對手,一個追求科技領先地位的經濟競爭對手,以及一個提倡另一種政府模式的系統競爭對手。

因為有這麼複雜的目標,歐洲很可能只是象徵式地追隨美國遏制中國的政策。例如,最近德國和其他歐盟成員國對於美國要求它們禁止華為成為它們的5G電訊網絡設備供應商,就反應相當強烈。

制度分裂 中國利用弱國分化

另一方面,由於美國的壓力,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中國在2016年已成為其股東)悄然擱置了與執行國家政策的中國銀行共同資助「一帶一路」項目的計劃。

歐盟的第二個制約因素是制度分裂。這會令新的外國直接投資篩查機制失效。歐盟委員會將會辨別那些在關鍵技術及關鍵基礎設施的投資是由外國政府支持,並剔除任何可能威脅到歐洲「安全、公共秩序及戰略利益」的投資。

據德國智庫MERICS表示,根據這些規則,中國去年在歐盟的併購活動當中,有82%可以辨別出來。但是,是否干預會由成員國政府自行決定,而不是由歐盟層面決定。這令中國有機會通過誘導經濟較弱的歐盟成員國來進行分化,從而批准它的投資。

在中國大量投資、由中歐和東歐國家組成的所謂「16+1集團」中,以及意大利最近決定正式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中,就可以看到這種風險。中國還正在透過較預期更大的空中巴士客機訂單,來討好法國。投資篩查機制的一個潛在漏洞是,若中國企業在意大利或比利時有一家全資的子公司試圖接管一家德國公司,那就可能不會受到限制,因為買家將被視為歐盟公司,而不是外國公司。歐盟對中國焦慮加劇的最後一個風險是,它會鼓勵歐盟通過建立自己的產業政策,來抵禦中國國內的巨擘。這可能會加劇而非解決歐洲的生產力問題。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