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書健﹕增印度研究生 可推動港科研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5日

【明報專訊】本月初筆者獲邀出席《明報》主辦的「香港再定位:邁向國際科技創新中心」論壇,集中討論了香港如何發展科技產業。台上講者對問題有深入見解,令我獲益良多。香港談了幾十年發展科技之後,學、研、產似乎各自累積了足夠能量,可以結合成有機發展。

能夠即時開展業務固然重要,否則就會變成空中樓閣。但是要發展科技業,亦需靠社會長期培訓人才。筆者有為母校麻省理工學院面試考生,亦發現成功獲取錄的學生,除了成績優異之外,更重的是他們都從小對科學有濃厚的興趣。

港學童科研「實戰」機會少

不少成功學子,五六歲的時候已經愛幻想,有時在家裏「做實驗」,弄得一團糟。又或者會偷偷將家裏的鬧鐘、電器等拆開,研究裏面的構造。幾歲小朋友又未必有能力將鬧鐘回復原狀,結果家長回來就發現鬧鐘變成了一堆齒輪,所以又是一團糟。

有些家長認為這是好事,會引導他們學習正確的實驗及工程手法,逐漸將他們的求知欲發展成對科學的追求。如此,到了十七八歲申請大學的時候,有些學生已經成功造出能載貨的機動船隻,又有些學生花了兩三個暑假,改變了一條偏遠村莊的土壤。相對於追求IB或文憑試有幾多分、有幾多粒星,這些學子走的已經是另一條道路。

不過香港是都會型城巿,地少人多而又在科技之外有很多其他興趣。例如在外國居住環境比較寬闊,每家每戶都會有一整套木工工具。小孩受過基礎訓練之後,可以自己進行實驗。三維打印等技術,更加增強了這些在學的業餘工程師的創新能力。Youtube有一個頻道,每周測試三四個老鼠夾,當中就有不少是業餘人士以木工或三維打印所造出來的試驗品。

利用教育系統優勢引人才

香港近年亦有在理工大學舉行Maker's Fair,讓有興趣設計的各方人士集中交流。但是就算跟外國的二三線城巿比較,香港所主辦的規模亦較小。要真正改造香港的設計文化,除了支援高端的科技實驗室和大學研究所之外,亦不能忘記人才培訓,往往始於這類業餘活動。

當然,香港擁有傲視亞洲的教育系統,可以用幫忙引進人才。科技研發到最後都講求創意,新發明是在明白了現行設計的原理和限制之後,找出打破常規而又改善效果的新設計。社會多元,創意就會更多。因此沿着之前的軌跡,逐漸增加招收一帶一路的學生,是建立科研人才的長遠策略。尤其多招博士研究生,能迅速推動本地科研的速度。博士訓練實際上是學徒制,在教授監察之下進行研究工作。由22歲本科畢業起計,一直到接近30歲是一生人精力最充沛、創意最豐富的時候。博士階段做的研究,最大的受益人當然是付出努力的學子,但是當地經濟體亦會受惠。

印度裔學生在筆者母校風評很好,原因之一就是印度大學的競爭很大,本科教育又非常嚴格。因此,這些基本功極好的學生,到了研究生階段就進展迅速,為大學貢獻很多研究。也許香港要進一步增加科研實力,可以考慮稍為增加從當地招收的研究生數目。

安泓投資總監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席副教授

[楊書健 泓觀亞太]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