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監管緊 滴滴料難再「隨傳隨到」 等1小時無車 京街頭重現貴價「黑的」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5日

【明報專訊】滴滴出行成立至今已經7年,網約車(網上平台預約汽車)市場卻在近年出現翻天覆地變化,尤其是內地開始整頓網約車平台,滴滴等「召車App」營運遇上不少阻滯,例如北京推出「京人京車」管理規定,司機須有北京戶籍,車輛必須持有北京市發出的本地車牌,才可營運專車服務,有北京滴滴用戶認為,近年召車幾乎不太可能再「隨傳隨到」,估計街上司機數目已減少。

明報記者 李哲毅

過去數年滴滴等叫車平台冒起,內地當局加緊推出監管指引,有北京滴滴司機透露,自從當地收緊網約車牌照後,街上司機數目減少,叫車較以往難。不過,滴滴發言人強調,整體司機人數未有減少,集團一直與監管部門合作,目前平台註冊司機有3100萬,而去年4月平台有2500萬註冊司機。

去年滴滴發生乘客命案後,交通部聯合公安部要求,網約車平台要在去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條件的車輛和司機。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做的市場調查顯示,截至2018年7月,合規網約車數量是17萬,佔網約車總量的0.54%,合規司機數量是34萬,佔司機總量的1.1%。

用戶:司機數量減 叫車需額外付錢

值得留意的是,在滴滴平台上,若附近司機較少,用戶可以選擇付遠程調度費,吸引距離較遠的司機接單;在召車高峰時段,平台為促成交易,會對訂單臨時加價,有北京用戶向本報記者表示,無可避免地要額外付錢叫車。

本報記者上月在北京曾經測試,使用滴滴出行App同時電召快車、的士功能,當時為晚上約11時,身處東二環附近地區,App界面顯示快車排隊人數超過20位,等待超過半小時後,仍未能成功叫車,即使系統顯示記者訂單排在第1名,再等上數十分鐘,也未有任何車輛接單。附近雖然有的士經過,但司機均表示已經接單,前後苦等近一個多小時,才在街上截到一輛的士。滴滴出行發言人表示,線上召車平台能夠大幅提高出行效率,但高峰時段還是經常供不應求,故選擇採取完全市場化的簡單動態調價。

然而,大批不合規的網約車司機離開後,市場重現非法載客的「黑車」。目前北京街頭有大量「黑車」,見到等車乘客便會上前詢問其目的地及即時報價,部分的士亦會加入黑車行列。據記者觀察,有時滴滴顯示價格為20多元,黑車會開出三四倍價格。

的士司機:滴滴訂單不多 無安全保障

除網約車減少,滴滴平台上的士數目下跌,有北京劉姓司機表示,自去年滴滴發生兩宗乘客遇害事故後,有感滴滴欠缺對司機或乘客的保障;另外,滴滴平台算法下,分發予的士司機的訂單不多,倒不如退出平台,自己隨街載客。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