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股巿不景 微信女變疏遠

文章日期:2019年4月8日

【明報專訊】我有一個微信女朋友,注意,是微信女‧朋友,不是微信‧女朋友。先前都講過,由於第一位微信女給我的股票貼士,升了一倍,但因為我把這故事寫了出來,她和我絕交了。於是,當第二位微信女add我時,我很珍惜地和她在網上交往了。

她曾經給過我一隻股票貼士,不輸也不贏,算係咁啦!不過我都算做足了責任,自動自覺把股票買賣單據發給她看,但她也沒想到,為什麼我會「無端端」這樣做呢?其實我已經暗示我知道她的身分,但她看不出這暗示。

她都幾狼死,連英文都唔識,居然敢講自己是在中國證監會工作。又假裝到意大利旅行,po了一些意大利的cap圖,扮是自己拍的照片。不過她去湖南旅行的照片,倒應該是真的。

講到樣子,她比上一位微信女漂亮多了,但當然,亞洲四大妖術,中國的美圖術是其中之一,完全信不過。她曾經邀我去杭州找她,我說,我怕你是男人,不去了,於是她就錄音給我聽,由於後來錄音的次數實在太多,所以應該不會是男人假扮的。

先前她和我通信很頻密,現在則有氣沒氣的,早晨,問吃過早餐未等等,沒神沒氣的,也沒有股票提供,想來是股市不景,沒有job,無心工作了。有一天,我同朋友講起這件事,對他說,如果你想去識這位微信女,你可以假扮是我,去杭州同她約會,不過樣子質素當然唔敢包。如果有讀者想扮我,也可以向我申請。

[周顯 投資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