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油價短期窄幅上落

文章日期:2019年4月8日

【明報專訊】隨着石油價格在3月底回升至近4個半月的高位,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在Twitter上出口術,指油價已經過高,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簡稱油組)應該增加石油產量。但是,特朗普的推文對油價影響不大。上星期一,布蘭特原油的價格觸及每桶69美元。這是因為市場預期全球流動性更加寬鬆,加上委內瑞拉的石油付運量下跌,以及沙特阿拉伯的減產幅度將會超過預期,基金繼續買入長期的石油期貨。未來幾個月,預料油價將繼續走高,回升至2018年的高位。

石油價格持續上漲,令人對經濟前景感到不安。這不單只是因為油價顯著上升會削弱需求,還因為這會對全球經濟活動造成壓力。這還會推高通脹預期。2018年第四季,就是因為油價暴跌40%,令通脹預期下跌,才說服到美國聯儲局在加息問題上突然轉軚,決定暫時停止加息。因此,油價持續反彈,很可能會令各國央行在加息問題上再次變得強硬,從而縮短目前低利率及股價上漲的「金髮女孩經濟」狀態。(按:「金髮女孩經濟」(Goldilocks Economy)指的是某個經濟體內高增長及低通脹同時並存,而且利率可以保持在較低水平的經濟狀態。)

特朗普推文 甚少影響油價

因此,對投資者來說,現時的問題是,究竟是目前支持油價的力量繼續佔上風,抑或特朗普還可以採取其他措施來遏抑油價,而不僅僅是在Twitter上發文怒斥油價過高。我瀏覽過特朗普近年在Twitter上的貼文,發覺他這些發言對油價的影響微乎其微。然而,特朗普點名要求石油輸出國組織──實際上是要求沙特阿拉伯增加產量,確實顯示了現時的油價已觸及影響美國民情的最低門檻。

除了去年12月份的一次貼文歡迎油價在去年第四季大幅下跌之外,特朗普批評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所有貼文,都是在布蘭特原油的價格接近或超過每桶70美元的時候出現。換句話說,就是在美國的零售汽油價格達到每加侖2.5美元或以上時出現。

沙特自願額外減產支持油價

直至目前為止,沙特阿拉伯並未聽從特朗普關於增產的呼籲。相反,沙特阿拉伯還在石油輸出國組織及俄羅斯等非組織成員國組成的OPEC+施加的配額之外,每日再額外自行減產大約30萬桶,來支持油價。從沙特阿拉伯的觀點來看,減產是有意義的。這是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布蘭特原油的平均價格要達到每桶76美元,沙特阿拉伯政府今年才能夠達到收支平衡。其他機構就更加估計,油價要達到每桶80美元或以上,沙特阿拉伯政府才能夠達到收支平衡。不管那個數據比較準確,沙特阿拉伯政府的目標極可能是將原油價格推高每桶70美元以上,以保持其財政赤字在可控範圍內。

遏制伊朗還是遏抑油價 美左右大局

由於運送樽頸和資本限制關係,美國在德薩斯州西部盆地(Permian Basin)的油氣田很難再大幅增產,美國沒有足夠能力以增加產量來抵消沙特阿拉伯的減產。這意味着,最影響大局的因素,其實是美國對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去年11月,美國恢復對伊朗制裁時,向大約8個國家或地區批出豁免,容許它們在短期內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這對油價的走勢產生了重大影響,令油價由原先預期上漲變成下跌。但美國對這些國家或地區的豁免將於今年5月到期,而且像以往一樣,美國政府官員的言論相當強硬,似乎準備停止豁免。所以,問題其實在於,特朗普到底希望遏制伊朗多一些,還是希望壓抑美國的油價多一些。自上任美國總統以來,特朗普在Twitter的發文有多達56條針對伊朗,而針對石油輸出國組織的則只有9條。從數字看來,他似乎較希望遏制伊朗。

美油氣田樽頸解決 可紓油價壓力

然而,美國政府去年暫時豁免大約8個國家或地區、容許它們在短期內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行動表明,美國國內油價的政治影響更加重要(更不用說需要進口石油的美國盟國的經濟狀况問題)。但最終,這亦有可能不太重要。OPEC+已經取消了本月份的會議,將下一次會議推遲至6月份。屆時,OPEC+將會更加了解美國對伊朗制裁的嚴厲程度。

如果美國繼續豁免那8個國家或地區進口伊朗石油,OPEC+就可以透過延長減產,令油價保持在每桶大約70美元或以上,從而令成員國增加收入。

如果美國加緊遏制伊朗,停止豁免,沙特阿拉伯更可能會令油價再略為上升。但如果油價上漲影響到需求,引發美國對制裁伊朗的態度產生重大轉變,甚或出售其戰略石油儲備,沙特阿拉伯則肯定會重新增產。

因此,最大可能的情况是,油價在未來幾個月仍會繼續受到抑制,布蘭特原油的價格將在每桶大約65至75美元的範圍內上落,直至接近今年底,美國德薩斯州西部油氣田的樽頸問題解決,開始增產來紓緩油價的壓力。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