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劍崙﹕證券經紀業 淪落附屬生意

文章日期:2019年4月8日

【明報專訊】自從2003年聯交所取消最低佣金制後,證券經紀業的運作多年來每况愈下。還記得在我初入行的1990年代,經紀佣金除了最低的0.25%,就算去到0.5%都有客戶願意付。到了現在,經紀佣金是以「一滴滴」計算,每滴就是0.01%,即是交易額的萬分之一。制度改變令單純以買賣股票賺取佣金維生的證券經紀難以生存。

現在社會上有很多成功的新經濟企業都是以客戶數目作為估值的基礎,它們都不介意以「燒銀紙」的方式去擴佔市場份額,希望達到一定估值水平後能成功上市套現,並以此作為公司的主要營運方針。這種風氣的出現,令一些新型證券行也跟隨這種營運模式運作,造成業界「汰弱留強」的不公平競爭,而這種財大氣粗的底氣來自扭曲了的上市公司的估值。

無論我們怎麼不認同這些不賺錢的公司可以擁有天文數字的估值,投資大眾還是以資金作為投票工具。亦由於它們極低佣金或零佣金的策略,市場上的客戶也從原本一直光顧開的證券商,轉投這些新式證券商的懷抱,結果就是把市場上的中小證券行給大量淘汰掉。這樣的結果亦正中政府的下懷,事關政府一直不願意發放資源去扶持不符合成本效益的中小型證券行,而新式證券商的出現實際是代政府出手,加速淘汰中小型證券行。

佣金收入早已無利可圖

在不能收取合理佣金及新型證券商出現的內憂外患下,傳統證券商已由收取佣金的模式,轉向經營賺取息差的信貸業務或孖展借貸。近年來,證券商大部分的收入來源已經變為從事借貸的利息收入,以此支撐着日漸式微的傳統佣金收取業務。很多時候客戶都會存放閒置的股票或資金在證券行,而這些客戶的資產就會變成證券行用以借貸給其他客戶的籌碼,就如銀行的存貸業務運作一樣。只要證券行懂得平衡風險,這種運作模式在監管機構監督下本身並無不妥。

借貸業務面臨監管風險

最近有多家證券商的客戶資金被監管機構凍結了,表面上凍結的是上市公司內部的資金,但由於這些資金存放在金融機構內,它們自然會被有關的金融機構作為借貸資金。所以凍結證券行資金自然就會縮減它們的流動資金,證券行的生意因此而收縮了,這對它們的業務擴張和經營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

客戶戶口被凍結,歸根究柢責任誰屬?會在金融機構身上嗎?如金融機構的客戶被凍結戶口,其實亦只能怨嘆自己運氣不佳,選錯客戶,因而硬生生蒙受損失。而現在銀行開戶口亦不容易,證券商就算有錢也不一定找到財務機構收納資金。而選擇借貸對象當然也須要極度審慎,同時要顧及風險管理、資金流入及流出,缺一不可,因此這也是一門難經營的生意。

資管行業立會無投票權 荒謬之極

證券經紀業在佣金利潤低微及借貸業務無所適從的環境下,實在前路茫茫。剩下的出路就只有伙拍着財務顧問做一些大額配售,或與基金合作,作為存放客戶資產的平台。一代金融行業的中流砥柱,至今淪落為附屬生意,再不是主流的金融行業,實在令我不勝唏噓。而主導着香港金融行業的資產管理業務,竟然連在立法會金融服務界功能組別的投票權也沒有,亦實在荒謬之極。

新經濟股權交易平台創辦人

[詹劍崙 詹論]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