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文亮﹕太過「親近」的人 最懼逃犯移交條例

文章日期:2019年4月4日

【明報專訊】直到現在,仍然不時有人問我,點解公司在內地發展得唔錯,突然間撤離,理由其實有兩個:我一向只將其中一個說出來「就是要飲太多酒,再飲落去,身體一定唔掂」,而另外一個沒有說出來的就是我不喜歡攀附權貴,不喜歡與領導打交道。由於這樣,公司即使發展得唔錯但仍然有一些阻滯,而點解我會這樣做,就是我最初進入內地工作時,遇到一個內地人,佢話千祈唔好與國內領導交心,不可以不親近,但不可以太親近,老實說,如果當日我願意親近領導,發展可能會很好,但亦有可能會在剛過去的星期日參加反疑犯引渡條例遊行。

有商界人士話,在內地投資做生意很容易踩界,他的意思應該是指賄賂,這點我有所保留,我認為最初是由外商主動賄賂,但久而久之,賄賂變成交易的一部分,如果是在兩家公司中進行,情况還不是那麼嚴重,但對方是國家機構,情况便完全不同,習主席大力打擊貪污,一定不能夠讓這些事繼續滋長下去。諷刺的是,國家機構的領導要受牢獄之災,但與他們合作的外商卻優哉遊哉,有不少更加在香港過着寓公生活,但逃犯引渡條例出台,他們就有得震無得瞓,所以,不少商界人士反對逃犯引渡。

中央目標:已判罪居港內地人

其實,我認為他們不用擔心太多,中央目標是那些已被判有罪但移居香港的人,香港的從犯暫時不用擔心,除非已經在內地被定罪,但我又不覺得有太多這樣的個案,因為,除了某些政治人物,我又聽不到有人害怕被拘捕而不敢踏足內地,所以,情况並不是人們說的那麼嚴重。

有老友星期日參加了遊行,其他朋友覺得很奇怪,我知道箇中原因,就是他沒有遵守不可以太親近這個原則,他在內地有女朋友,一齊生活已經幾年,甚至連兒子也有,可以被視為實質婚姻,他內地的女朋友可以控告他重婚,老友現在震過貓王,他當然不希望逃犯引渡條例可以獲得通過,究竟香港有幾多人好似我那位老友?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