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候美國真正減息時沽貨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日

【明報專訊】兩周前的星期四,環球股市因德國PMI大插加上孳息曲線倒掛大瀉,但上周卻因中美貿易談判出現所謂新進展,收復不少失地。目前,貿易談判已成為中美雙方托市的最佳工具。王弼很早已經說過,貿易談判只會不斷談下去而不會得到解決,雙方各自徵收的關稅也不會撤銷,因為兩國已進入爭霸階段,這樣的深層次矛盾,屬持久戰。有趣的是,股票市場已習慣目前的關稅水平,只要不再增加關稅,股市不會因此大跌,但繼續談下去,官員突然放風說進展理想,股市必定上衝幾百點,萬試萬靈,逆向思維,這不失為成本極低的托市工具。

我認為,中美雙方可能已達共識,各取所需,繼續自製貿易談判的利好消息托市。環球宏觀數據持續不振,美國去年第四季GDP就由2.6%向下修訂到2.2%,股市能持續自去年12月反彈,主要是人民銀行印鈔和美聯儲突然U-turn為最大動力,尤其是人行寬鬆,對全世界經濟增長愈來愈重要。上周本欄問了一個問題,以往人行放水,第一個受惠的國家就是澳洲,澳元即時大升,然後工業出口大國德國,也會受惠。但人行已經放水多月,內房股早已受惠,奇怪的是,澳元完全沒反應,德國經濟竟然加速收縮,人行今次放水,為何外圍感受不到?

內地加強堵資 A股內房最受惠

我估計,人行以往放水,大陸同胞總把握機會把錢拿到海外,令外匯大量流失。經過以前幾次教訓,人行在堵截走資方面愈來愈成熟,放出來的人民幣大部分留在國內,好處是有效提振國內資產價格,這亦解釋了A股持續呈強的原因。然而,因為外圍未能受惠,以致出口訂單需求疲弱,對出口工業不利。因此,中短線來看,內需和內房股有一定支持。

向美加大進口 歐洲首當其衝

另外,因應付美國貿易代表的要求,要大量從美國進口,數目最初是1.2萬億美元,早前侵叔得寸進尺,要求加碼兩倍甚至三倍,如此天文數字,就算最後打個三折,北京急需美元,解釋到為何要嚴格執行外匯管制。還有一點,如果北京須大量從美國進口,意味從其他地方進口的貨品將會減少,最受影響的,可能是經濟規模跟美國相若的歐盟。因此,我預計歐洲將會雪上加霜,加上英國愈來愈有硬脫歐的風險,依賴歐洲銀行貸款的土耳其又爆發新一輪貨幣危機,歐洲股市不宜樂觀。

美上次減息半厘 一年後海嘯

最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上周五接受訪問,說聯儲局應即時減息50基點,記者緊張提問,是否經濟有什麼隱患,非落如此重藥不可?庫德洛當然即時否認,不過如果經濟沒問題,又為何要求大幅度減息?上一次聯儲局落重藥減息半厘,已經是2007年9月,當時孳息曲線也是倒掛,美股不到1個月便見頂,一年後,美國發生金融海嘯。當然,現在侵叔只是爭取減半厘息,還未發生,進取的投資者,也許等到減息時才沽貨吧!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fb.com/buytillsuspension

[王弼 投資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