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利Slaughter:環球人口老化 醫藥股長線跑贏

文章日期:2019年4月1日

【明報專訊】港股首季向好,恒指勁升12.4%或3206點,屬近10年來最佳季度表現,市場預期新一季大市升幅將放緩,可在個別板塊尋找投資機會。今期封面故事訪問專家分析醫藥股及生物科技股的前景。宏利資產管理環球康健護理策略首席投資組合經理Steven G. Slaughter表示,內地65歲或以上人口佔整體人口比例將在30年後上升兩倍至25%,帶來重大醫療產品及服務需求增長,他尤其重視針對不治之症研發創新藥的生物科技企業。另外,近來上市的藥明生物(2269)及信達生物(1801)股價倍升,成本港生物科技股的焦點,今期由兩公司管理層親述業務發展前景。

明報記者 葉創成

不經不覺,今年首季已經完結,今日便是港股第二季首個交易日。回顧《Money Monday》封面故事上季訪問專家測市,普遍有不錯表現,例如宏利資產管理亞洲區股票投資部首席投資總監陳致洲在第180期(去年12月31日出版)看好中資醫藥股,結果中生製藥(1177)及石藥(1093)在今年首1個半月股價分別升33.5%及20.4%;宏利資產管理大中華區股票投資部執行董事兼高級投資組合經理謝企剛在186期(2月18日出版)指對醫藥板塊已相對保守,原因是藥物始終仍存在減價壓力,而該兩大醫藥藍籌在過去一個半月均升幅放緩。

宏利資產管理不止擅長投資中資醫藥股,亦具備該板塊全球投研能力,今期接受訪問的Slaughter曾於美國多間醫療保健公司擔任企業管理崗位,亦曾在瑞銀領導醫療保健投資業務,去年他加盟宏利後,旗下基金表現亦跑贏大市。

中國老年人佔比將急升 增醫療需求

Slaughter早前來港拜訪客戶,其間接受記者訪問,暢談環球醫藥股投資前景。他表示,全球人口老化的問題嚴重,而近年經濟崛起的中國亦面對此挑戰,估計30年後,65歲或以上人口佔中國整體人口的比例將達25%,有關比例在5年前僅8%;他分析,隨着內地居民年歲漸長及日益富裕,對醫療產品及服務需求與日俱增,「你想一想,假設其他因素不變,人口老化的因素將令中國醫藥市場規模增長兩倍,這是多麼重要的變化,帶來多大的投資機會」。

若將中國與其他國家比較,Slaughter指出,近年日本65歲或以上人口佔整體人口的比例約24%,換言之,30年後的中國人口結構便與今日的日本相若,但中國有近14億人口,是日本人口的數倍,市場規模亦更大。

首重股份研發創新藥能力

Slaughter透露,不論在宏利或瑞銀,他投資環球醫藥股時有三大原則,「第一,我們希望投資的醫藥企業有能力研發一流的創新藥,可以滿足目前未被滿足的醫藥服務及產品需求,例如醫治一些不治之症,這是最重要的;第二,我們希望找到一些由市場滲透率偏低帶來的投資機會,例如某藥品年銷量可由100萬增長至500萬,便相當理想;第三,我們希望投資於受惠購買力增長的藥品,舉例說,目前我的年齡是54歲,比10年前的我已消費更多藥品,到我70歲時相關消費又會大幅上升,希望可以把握年歲增長帶來的投資機會」。

港交所(0388)去年4月修例後,即使尚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股亦可來港上市,Slaughter認為此舉合理,因為他也並非以盈利、而是以現金流折現法(Discounted Cash Flow Model)來為生物科技股估值,「我們評估生物科技股已經商業生產及正研發中的藥品在未來可提供多少現金流,不同現金流以不同折現率計算出現值(Present Value),加起來得出該股的內涵價值(Intrinsic Value),若內涵價值高於目前股價,便值得買入」。

生科股暫無盈利 看重內涵價值

Slaughter續說,假如生物科技股大部分現金流來自研發中的藥品,目前很可能便沒有盈利,但並不代表沒有投資價值,因為最重要看其內涵價值,「傳統上低市盈率便是價值股,但這估值方法不適用於生物科技股,一切要看其內涵價值」。

截至2月底,Slaughter管理的宏理康健護理基金,當中78%的資產屬美股,僅0.33%投資中國股票。中資醫藥股過去半年面對國策轉變所帶來的龐大減價壓力,因為過去內地公立醫院為藥品招標時不會列明採購數量,但去年9月在試行採購時承諾採購數量,保證在8至15個月內用完,此「帶量採購」政策吸引不少藥企參與,醫院邀請藥企競價投標,價低者得,中標價因此大跌,嚴重打擊藥企毛利率。宏利陳致洲曾分析,此新政能快速找到藥企所能提供的最低價,而雖然每單位價格大跌,但採購數量大增,藥廠仍有合理利潤,尤其是它們已不需要像過往般向醫院及醫生提供中介費用。

Slaughter表示,其實美國醫藥股也面對減價壓力,近年藥物每年平均跌價1%至3%,不過,當地不少處方藥(即病人必須憑執業醫師或藥劑師處方才可購買及服用的藥品)大部分利潤由醫生、藥劑師及銷售員等中介賺取,消費者未有明顯受惠,「舉例說,藥品出廠價是1000美元,但零售價是4000美元,這對一些無能力負擔高昂藥費的病人來說實在是壞消息」。面對中美藥品價格普遍下跌的趨勢,Slaughter透露,宏利應對方法是每日密切監察數以萬計藥品的出廠價,評估有關影響後作適當投資決定。

他又說,藥廠一旦成功研發創新藥,成功醫療一些過去屬不治之症的疾病,在市場暫沒有替代品,定價可以很高,亦能避開一般藥品價格下調的風險,因此該行選股首要原則還是考慮藥企研發創新藥的能力:「創新藥初期定價較高,讓藥廠在長期研發後可以賺取合理利潤;隨着愈來愈多病人採用,創新藥價格亦會慢慢下調,我們相信可以在這過程找到回報理想的藥股投資。」

需求不受經濟周期影響 防守增長兼備

至於為何中資醫藥股佔旗下基金比重偏低?Slaughter表示,該基金希望中長期表現跑贏大市外,同時也要控制投資組合的波幅,而中資醫藥股市值較細,股價波動性亦較大,暫時不太符合上述選股準則,相信要等一段時間其業務更加成熟後才會加倉。

Slaughter總結,醫藥股傳統上屬防守股,因為其需求不受經濟周期影響,在目前環球經濟擴張周期處於尾聲時有吸引力;另外,若醫藥股能夠成功研發新藥,其盈利更可望獲得強勁增長,故此也有成為增長股的潛力。彭博數據顯示,在1995年3月底至上月底期間,MSCI環球健康護理指數累積升幅達609.5%,即平均每年升幅達10.7%,表現遠勝MSCI環球指數(累積升幅226.9%,年均升幅7.2%,見圖),Slaughter認為,上述數據顯示環球醫藥股中長期可跑贏大市,考慮到未來30年全球人口將一步老化,料這投資趨勢仍會持續。

[封面故事]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