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新強:現代Tocqueville對美國的觀察

文章日期:2019年3月29日

【明報專訊】鳥倦知還,今晚啟程回家。今次對美國的感覺,跟去年有點不同。

來到美國第二天就去了Creator機械人漢堡包餐廳。昨天去了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在校園門口已見到多台名叫Kiwibot的送外賣機械人。Kiwibot外貌不算突出,像個四輪驅動的電飯煲,可裝4份食物。Kiwibot創始人是哥倫比亞人(竟不是來自新西蘭),他並非柏克萊校友,但聘請到的第一名工程師是,所以就搬到這裏,並加入了柏克萊的SkyDeck incubator。

Kiwibot已運作兩年,相信尚未有盈利。Kiwibot由輪胎推動,不能上落樓梯,亦不能開門,所以活動範圍限於室外,對客人不方便。全球送外賣機械人的競爭非常激烈,超過十家,還是較看好Creator的前景。

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是一名十九世紀來自法國的著名美國社會觀察家。當時交通不方便,他只在1831年去過美國一次,全程只約9個月。後來寫了《論美國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被喻為早期研究社會學鼻祖。

他對美國社會的理想、價值觀、政治制度、經濟結構和社會問題都觀察入微,很多觀察到今天仍被認為準確,例如美國人性格樂觀、愛錢、有上進心,亦具創業精神。美國當時剛脫離英國統治不久,正在摸索民主和尋找liberty(自由)與equality(平等)之間的平衡(自由、平等、博愛,也正是法國大革命的口號)。

他熱愛自由,但對所謂平等就有所保留,擔心以平等為名,實際上推崇平庸,反而阻礙社會進步。他出身貴族,難免有一點種族和階級歧視。他亦擔心Tyranny of the Majority(多數人的暴政), 出現煽動民粹的暴君,做出一些對社會長期利益有損害的事情。這些近200年前的觀察,竟然近年都應驗!

我自命為現代Tocqueville,曾在美國住過,更每年到訪三四次,經常與各階層交往,由最頂層的億萬富豪、政府高官、著名學者,以至Fortune 500(《財富》世界500強)CEO。甚至每次坐Uber,都跟司機聊天,多了解各階層的生活和思想。

我覺得現在的美國失去了一點自信心。雖然特朗普吹噓美國經濟是前所未有的好,失業率更是數十年來最低,但很多美國人仍不覺得受惠。

CEO憂社會問題 美國人失自信

上周峰會上,多名CEO都表示擔憂美國的多個社會問題。摩通的戴蒙(Dimon)說,預測某人健康狀况的最佳指標並非其genetic code(基因密碼),而是住址zip code(郵區編碼)!黑石的蘇世民(Schwarzman)則慨嘆美國貧富懸殊嚴重(他身家達133億美元!),低下層的50%美國人財富跟平均希臘人一樣(希臘人真的很慘?)。很多人都知道美國最富有的1%人擁有超過全國40%的財富,但有趣地蘇世民從相反角度來看,指出最富有的1%付出51%的稅(肉赤?),最富有的0.1%已負擔了28%。他更痛罵AOC(奧卡西奧—科特茲,外界簡稱為AOC)把亞馬遜趕離紐約市,因而失去很多稅收(不肯定)和高薪就業機會。

美國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在所有重要人生里程碑都比上一代遲了3至5年,包括結婚、生仔和買樓。千禧世代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代生活質素是比上一代差的,有人形容美國夢已粉碎。但我認為部分也是個人選擇,現在年輕人不喜歡打工,喜歡嘗試創業,但當然失敗者眾、成功者少,推遲結婚、買樓是意料之內。再加上社會價值變得更自由,很多人根本不想結婚,更多同性戀者願意出櫃,傳統核心家庭已成過去。

去年還有很多美國人,在特朗普的煽動下,把責任推卸到中國的所謂的「不公平競爭」身上。但今年很多美國人,包括特朗普,發現中國是個不容易對付的厲害對手。美國要先想清楚戰略目的,到底是真的立志阻止中國GDP超越美國,還是願意接受名義GDP被超越,但就盡力保持人均GDP的距離。

如果是前者,無可避免,必須願意付出沉重代價的,主要方法只有3個。第一是打仗,但大家都是核武大國(雖然美國是中國的10倍),這當然是絕對行不通的路。第二是科技戰,需毫不留情地完全切斷對中國所提供的最關鍵半導體機器、技術和產品。再絕一點,就是迫台積電拒接大陸訂單。

中國半導體市場巨大 美難打科技戰

但中美貿易關係唇亡齒寒,要切斷談何容易。尤其半導體,中國佔了全球市場一半,在中美談判中,美方本更要求中國增買2000億美元半導體產品,後減為600億美元。但業界組織SIA(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竟然反對,表明不想參與任何貿易協議。原因是半導體行業已相當倚賴中國,如再大幅增加,勢變成完全倚賴中國,有潛在風險,亦必須到中國開廠,非他們所願。即使美國只想堵死一家華為都那麼困難,要完全阻擋中國科技發展,更不容易。

第三招本來最有效,就是繼續加息,推高美元。以中國的企業和地方債總量高企於GDP的150%,人民幣亦仍需跟美元保持dirty peg,估計只要聯邦基準利率加至3厘,中國已很難受,資金將逆向流出;如加至5厘(長期平均息口),中國經濟真的有可能崩潰。如美元指數(DXY)大升至103或更高,人民幣和港元都有危機。

特朗普紙老虎怕痛 中方立場趨硬

美國也會受傷,股災和經濟衰退已是最低消費,但若從長期戰略考慮來看,未必不值得。但明顯特朗普是隻怕痛的紙老虎,一見到熊市迫近已很害怕,願意放棄對中國加壓,反而不停呼籲聯儲局停止加息,近日被特朗普提名加入聯儲局的穆爾(Stephen Moore)更贊成盡快減息。貿易談判上,特朗普也變得焦急,不斷說大有進展,但事實似乎是中方立場愈來愈強硬。

既然不容易「打敗」中國,美國人變得迷惘,懷疑自己的方向,甚至價值觀。峰會上有位CEO公然問一個rhetorical(修辭)問題,既然中國發展這麼成功,美國是否真的需要本以為寳貴的自由,例如press freedom(傳媒自由)。聽到很驚訝,但他不似講笑。

我不相信美國這麼容易就衰落。前周末去了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景色壯觀秀麗,只加州就已是個人傑地靈的好地方,擁有超豐富的天然和人力資源。說到底,美國仍是個年輕國家,人口密度相對低,仍有大把發展空間才對。

讓我給美國指點下迷津,獻出4個建議:

提供有效醫保 增國民信心

(1)根據民調,原來美國人最關心的是醫療保障,並非經濟。美國這麼富有,但竟然仍有數千萬人毫無保障,是西方國家中罕見的。Obama Care(奧巴馬醫保)雖非完善的全民國家醫保,但已幫了很多人。特朗普上台後,竭力企圖把它推翻,雖不成功但已造成很大傷害,最近又想嘗試把它徹底推翻!

兩年前Google和facebook的極富有老闆們還揚言將打敗所有疾病,甚至追求長生不老。但事實是美國人均壽命,竟因opioid(鴉片)危機而輕微下跌,很諷刺。美國應有能力亦有責任為國民提供有效醫保,他們才會對未來有信心。

(2)美國人第二個最大憂慮的確是移民。非法移民是個問題,必須找方法變得更規範,亦需要更有效地幫他們融入社會。美國本來就是個移民國家,何需害怕移民?移民簡直是美國最大的資源,既吸引到全球各地精英,亦吸引到極需要的基本勞工。如美國能找到一個更好的移民政策,解決國民的憂慮,加上本身出生率有1.8胎(遠高於中國的不足1.4胎),到2050年,美國人口可增至近4.5億,如努力一點,5億都有可能。到時中國人口則仍將徘徊在13.8億左右(老年人口將佔5億)。中美人均GDP仍將有頗大差距,即使中間有段時間中國GDP能超越美國,到2050年美國也未必不可反超前。

(3)教育仍是培養國家人才的基本。美國擁有全球最多和最好的大學,每年吸引全球最優秀學生。近日爆出多所名校的收生貪腐醜聞,正因太多人想入讀這些名校,所以有錢的家長就不擇手段,拚命把子女送進這些學府。

美國留不住 AI人才流澳加

但最近兩年,美國名校的外國申請者(不止中國)人數銳減,尤其研究院,跌了兩成以上,主因是留下來工作愈來愈困難。這現象反而幫了加拿大、澳洲等國家,例如多倫多大學和麥基爾大學都吸引了很多一流的AI研發人才。

美國中小學教育非常參差,平均質素頗低,極需要投放更多資源,例如提高教師的工資。除此,毒品和槍械都是必須正視的大問題。一年前佛州帕克蘭市高中發生嚴重槍擊殺人事件,17死17傷,學生曾組織大型反槍械示威遊行,但最後又再不了了之。最近兩名生還者因患上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又稱創傷後遺症)而自殺,更添悲哀。

(4)上周峰會的另一參加者,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的魯本斯坦(Rubenstein),在2007年花了2100多萬美元買下一份罕有的1297年手抄版Magna Carta(大憲章),且答應死後捐給美國National Archives(國家檔案)。他說美國人比英國人更崇拜大憲章的民主精神,Founding Fathers(開國元勳)把人人平等(當時僅白人男士)的基本權利放進了美國憲法內,所以必須保留一份在美國。

但美國憲法已近250年歷史,已是全球最老,有點僵化,上次修憲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從前已比喻過,如果這是份軟件,肯定已出到V250.8,新式雲端軟件更是不停update(更新)的。

憲法近250年歷史 僵化須堵漏洞

如要成功推動上述改革,最好先修憲,首要是堵塞最根本漏洞,廢除Electoral College(選舉人團)的反民主制度。比Tyranny of the Majority更差的就是現在的Tyranny of the Minority(少數人的暴政)情况!

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正嘗試推動此修憲,但成功機會極微。另外有人嘗試以一個較容易的interstate compact(州際協議)去改制——把每州的選舉人票投給全國普選票的勝利者。現在已有12個州同意,暫總數為181選舉人票,但仍未到法律所需的270票。2020年是肯定過不了,樂觀者希望2024年有機會。祝君好運!

(中環資產持有亞馬遜及Google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