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楚仁:2007年債息倒掛凶兆重現

文章日期:2019年3月25日

【明報專訊】上星期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2018年1月以來的15個月新低,主要原因是聯儲局在上星期議息後,主席鮑威爾發表對美國經濟前景較為悲觀的言論,引發當時股市下跌,加上之後公布出來的美歐經濟數據均轉差,資金流入債市避險而推低相關債息。相關情况影響下,美國10年期長債收益率在大跌9.79基點(1厘等如100基點)後,已經和3個月短債收益率出現倒掛,因而再次引發市場新一輪不安。

根據路透社資料,美國3個月債息報2.453厘,2年期報2.319厘,5年期報2.240厘,10年期報2.437厘,30年期報2.875厘。當中最受關注的10年期和3個月期債息,息差繼2007年後又再次出現倒掛。過去50年期間,美國債市出現過6次10年期長債和3個月短債收益率倒掛,歷史紀錄顯示,每次收益率倒掛後,平均10個月後便出現經濟衰退。除此之外,今次不單止10年期和3個月期債息出現倒掛,不同期限的國債,至少亦出現5組的倒掛。不管是債息還是拆息,短息高過長息都是反映市場出現流動性緊張,亦都是出現信心危機甚至恐慌。

美經濟放緩 特朗普才是禍首

特朗普過去說來說去,把現在美國經濟放緩歸咎聯儲局去年的持續加息。而我則認為美國經濟出現急速放緩,主要因為特朗普自己所發動的貿易戰,令到貿易伙伴以至全球經濟均受到拖累,最終在連鎖反應下,特朗普害人終害己,美國經濟因此受到牽連。

聯儲局方面,確實在去年底加息是千錯萬錯的決定,更說什麼今年會加息兩次繼續縮表,反映聯儲局極之離地,完全沒有判斷能力,更沒有因特朗普宣打貿易戰而抱危機感,可能會拖累美國經濟。

儲局預期明年加息一次極之離地

鮑威爾另一離地之處,是他仍然預期明年會加息一次,這與金融市場的判斷完全是兩回事。美國以至環球經濟進一步放緩已是不爭的事實,踏入下半年美國亦有很大機會步其他國家後塵,開始進入經濟衰退,故此在芝商所(CME)的利率期貨市場裏面顯示,2019年尾12月的會議中,有57.90%的機會率會減息,而明年1月的減息機會率更高達66.8%。

在香港方面,港元銀行同業拆息亦持續上升,上星期五香港銀行公會公布出來的數據顯示,港元隔夜拆息為1.81357厘,1星期1.88411厘,2星期2.02821厘,1個月則為1.77232厘,亦同樣出現短息高過長息的倒掛。

截至上星期五為止,港元同業拆息已是連續13個交易日上升,若果以上月25日低位0.94357厘計算,已上升了接近0.83厘,升幅有87.8% 。1個月拆息會重上年初的1.82厘水平幾乎毫無懸念。以此趨勢判斷,在港元持續疲弱下,1個月拆息邁向2厘也是指日可待。

港元拆息持續上升 加息壓力增

港元拆息這一波全面抽升,有說是季結所影響,但相信主因並不如此。我認為是金管局接二連三的出手入市,承接港元沽盤所導致。港元在銀行體系內的結餘減少,在銀根趨緊的情况下,拆息上升是必然趨勢,所以千萬不要誤會上星期聯儲局表示年內不會加息,就代表香港亦不會加息。香港的加息壓力,其實是有增無減,除非港美息差顯著收窄,令套息交易活動結束,然後才有望減低香港的加息壓力。

艾德證券期貨首席投資策略師

[盧楚仁 金匯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