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永﹕共享之死

文章日期:2019年3月22日

【明報專訊】那天,中環塞車塞得很厲害,司機大佬說是因為Uber司機在中環流連等客所致。之前新聞報道香港有的士車主原本計劃和Uber合作,後來因為同業的壓力而臨門退卻。

Uber是共享經濟的先鋒,目標是將多餘的車輛和人力釋放出來,為消費者提供更便宜和更方便的選擇。原意是這些司機都是業餘的,省卻職業司機所須付的牌照和保險,這或多或少有點走法律罅,但亦因此製造了商機。其實不單止Uber,很多其他共享商業模式慢慢都變了共享是假,去中介省錢是真。

共享是假 省中介錢是真

近期最大的共享經濟泡沫,應該算是大陸的共享單車。中國兩大主要的共享單車經營商摩拜(Mobike)和ofo,去年底都出現劇變。摩拜最終被美團收購,ofo原本計劃和摩拜合併,但後來因為大股東阿里巴巴拒絕和騰訊支持的摩拜合作而取消。2018年11月,摩拜被美團收購,ofo下半年已遇上了財困,有些人擔心用戶會連按金也不保。

共享單車在中國大陸的擴張採取「車海戰術」,大量投放單車,大量侵佔行人路等公共空間,導致行人找不到路走。隨意停放的共享單車也為殘疾人士帶來不便甚至威脅。由於投放量過大和報廢車輛處理欠佳,共享單車在中國大陸多個城市推廣都受阻。

2014年,北京大學碩士生戴威與4名同學聯手創立ofo,ofo的名稱來自騎自行車時的姿態。ofo最初只在大學校園裏提供小範圍的短途服務,不允許使用者將車騎出校園。

ofo掙扎求存 生死未卜

2016年11月,ofo開始將業務擴展到某些城市範圍;2017年2月在新加坡建立第一個海外據點。在高峰期,ofo投放的共享單車超過1000萬輛,進駐全球21個國家的250多個城市,擁有逾兩億用戶。我剛從獅城出差回來,親身目睹另一次「黃禍」(ofo的單車是黃色的)。

摩拜也好、ofo也好,他們的盈利模式都面對很多挑戰。起步時,大家都是利用訂金帶來的現金流來推廣業務,但缺乏一個長遠的盈利模式。ofo今年初解散海外部門,國內的業務仍在掙扎,生死未卜。

[張宗永 翼之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