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兆聰﹕騰訊難再長升長有 料區間波動

文章日期:2019年3月22日

【明報專訊】恒指昨日跌249點,收報29,071點,成交金額1140億元。聯儲局較市場預期鴿派,市場普遍反應是先升後回或倒跌,擔心當局政策大轉向,意味經濟前景明顯轉差。大贏家是金價和金礦股,招金(1818)、紫金(2899)逆市升達5%。騰訊(0700)第4季純利遜預期,比較大的問題是第4季網絡廣告業務收入增速較全年更放緩,今年業務增長勢頭未許樂觀。

聯儲局放鴿,預期2019年全年均不會加息,2020年則只會上調1次。縮表方面,在5月份放慢速度,並在9月份停止縮表。自全球央行政策大轉向後,市場部署一直非常進取,但在議息前卻出現反覆,投資者都憂慮當局或沒有預期般鴿派。結果竟然是鴿中之鴿,反而帶來反效果,令人擔心經濟將出現明顯惡化。

聯儲局超鴿 反令市場憂經濟將惡化

騰訊2018年全年收入849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14.3%,略高於市場預估的833.8億元,增速是2015年第2季以來首次不足20%。單計第4季度,純利倒退31.6%至142.3億元,低於市場預期的175.5億元。同時淨利潤率也下降至16.8%,為近年來單季度最低。中國停止審批遊戲後,市場都清楚有如斷了騰訊一隻手臂,業績很難會有好表現,焦點會放在轉型之上,但情况並不理想。

除了遊戲,騰訊主業務還是網絡廣告、雲計算和支付,轉型的意思就是由遊戲以外的業務推動增長。第4季,網絡遊戲收入為242億元,與2017年同期大致持平,基於缺乏能夠貨幣化的新遊戲,表現已相當出色。網絡廣告業務收入為170億元,按年升38%,但增速較全年度的44%還要慢,這個情况在過去3年都未曾出現。2015年,廣告收入升110%,第4季升118%;2016年分別升54%和58%;2017年均為49%。

遊戲早在去年4月已停止審批,按道理集團在年中已開始轉型加強廣告投放,到第4季理應看到成績。結果反而增速更慢,一個原因是宏觀經濟欠佳。今年初字節跳動透露2018年收入僅及預期下限的500億元,多年來首次沒有超出預期,主因就是中國廣告市場增速放緩。而字節跳動的崛起,本身也對騰訊廣告收入構成直接衝擊。基於日均活躍人數已到天花板,相信去年下半年已開始加大廣告出現的頻率,今年要加速增長的難度將更大。好消息是雲計算和支付業務仍在高速增長,第4季急升72%至242.12億元,只是增速同樣較全年的75.3%為慢。

騰訊吼通道底部入市勝算較高

騰訊業績遜預期,但也不是很驚嚇,市場料2019年盈利增長約20%,期望和要求也不高。股價的變數反而是估值,2019年預測市盈率達到32倍,相對於僅20%的增速是否合理?只有時間能提供答案。筆者傾向25倍至30倍較為合理,基於2019年盈利的話,股價有下跌壓力,但以2020年盈利來看(約25倍),現價卻是低位。只能說騰訊長升長有的階段已過,但也不會像2018年般持續下跌,股價更多以區間波動為主,在保歷加下通道,甚至底部入市勝算較高。

[張兆聰 還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