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露曙光 利人幣升值 新加坡銀行:上調1年目標價至6.6

文章日期:2019年3月12日

【明報專訊】人民幣今年以來表現跑贏其他亞洲貨幣,至今累計上升2.27%,主要受惠於中美貿易形勢緩和,以及刺激經濟措施使經濟增長趨向樂觀。有外匯策略師指出,隨着貿易談判漸見曙光,人民幣匯率穩定或列入協議當中,加上近期中國股票和債券被納入國際指數等,都利好人民幣走勢;但料升值幅度有限,特別隨着中國經常帳盈餘和中美息差都同樣收窄,但仍上調未來12個月人民幣目標價到6.6。

新加坡銀行外匯策略師Sim Moh Siong認為,美國月初宣布延遲調高中國貨品關稅,加上白宮方面有釋出積極信號,使中美有可能於本月較後時間達成一定貿易協議,包括美國下調部分關稅。外界預期人民幣穩定將成協議一部分,故提高了市場對人民幣可能顯著升值的預期。

不競爭貶值 人幣「破7」風險降

不過,協議形式或未必如1985年的G5集團協議,史稱為廣場協議,此舉普遍被視為美國針對當時對日本的巨大貿易逆差,內容包括抑制通貨膨脹、擴大內需、減少貿易干預等,使美元對主要貨幣有序下調。他解釋,中國視之為日本方面的政策錯誤,因為上述協議導致日圓大幅升值,導致日本經濟由繁榮轉變成經濟泡沫爆破,再步入「失落的十年」,故此估計中方不太可能採用上述協議以重估人民幣匯率。

然而,他認為中國有可能會承諾,不會競爭貶值人民幣,以抵消關稅影響和取得貿易優勢,這與中美兩國的現行外匯政策目標一致。因此,即使中國經濟增長短期內進一步放緩,也可以降低人民幣「破7」風險。中國被納入全球股票或債券指數,亦會利好人民幣,隨近期人民幣資產被納入全球債券基金,資金流入程度已明顯加快。

話雖如此,他估計人民幣升值幅度有限,皆因隨中國經常帳由持續錄得盈餘到稍高於平衡,加上中國全球商品出口份額已見頂,反映人民幣不再被市場低估。而且,美國其後或削減與中國高達419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或使外界更擔憂中國經常帳盈餘下降,甚至導致在中期扭盈為虧。

聯儲隨時「轉鴿」 限制人幣上行空間

另一不利因素,為中美間的息差接近歷史低位,使人民幣缺乏吸引力。中央也有可能利用貿易協議進行時,放鬆貨幣政策 ,以緩和資本回流的影響,人民幣匯價隨時變動和聯儲局取態「轉鴿」,這些因素都將會限制人民幣上行空間,12個月人民幣預測由以前的6.8上調到6.6水平。

此外,去年內地持續去槓桿,打擊影子銀行,同時使流動性收緊,資本市場表現較差。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認為,雖然今年貨幣政策相比起去年寬鬆,但企業信貸仍在減少,即使內地銀行在註銷等方面作出很大努力,但只是針對不良貸款,多於其他壓力貸款,指資產質素改善幅度有限。

法外貿銀:人行推CBS 內銀盈利料穩

內地昨公布上月新增貸款大幅收窄,遜於預期。艾西亞稱即使中央放寬貨幣政策,但目前融資成本仍然高企,特別對民企和小型銀行而言。而且,央行加強控制流動性和資產管理行業,使銀行難以擴大負債表,並要減低表外資產,故可能尋找其他融資渠道,例如結構性存款(SD)。

內地去槓桿和清理金融系統風險只是做了一半,便隨之推動由銀行向民企借貸的刺激經濟措施。不過她稱,雖然此舉會令銀行資產負債表受壓,但隨人行推出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BS)支持內銀發行永續債等,會有助銀行再融資,並使今年盈利靠穩。

王俊騏 明報記者

[王俊騏 理財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