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中國今年經濟目標續維穩

文章日期:2019年3月11日

【明報專訊】經過近十年債務快速增長之後,中國大陸政府現在正試圖表明,它正在尋求一條不同的路線。在上周二於北京拉開帷幕的兩會,多名國家領導人都費煞苦心地展示,政府以負責任的方式來擔任經濟監護人。

這些國家領導人一方面降低外界對中國的增長期望,並承諾將槓桿化問題維持在受控的水平;另一方面,則利用財政政策來穩定經濟增長。不過,這兩種承諾不能完全看表面:今年的經濟增長確實可能趨於穩定,但槓桿化問題將擴大。正如市場普遍預期那樣,總理李克強宣布,將今年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目標進一步調低至6%至6.5%的範圍。去年,李克強已經將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設定為大約6.5%。

6%增長似底線非目標

調低增長目標的消息早已在行政機構中流傳。甚至在國家公布目標之前,中國31個省份及直轄市當中,有23個已經率先降低了2019年度的GDP增長目標。例如,中部省份就將GDP增長目標由2018年的7%調低至今年的6.5%。不過,根據以往的紀錄,2019年度的經濟增長目標更像是底線,而不是真正的目標。即是說,內地政府在2018年實現6.6%的經濟增長之後(略高於6.5%的底線),希望今年的經濟增長至少不會放緩至低於6%。

減稅政策超預期 但非不計代價

由於市場普遍預測內地今年的經濟增長大約是6.2%,大多數分析員現時都預料,內地政府今年也可以達標。可是,內地政府其實是透過什麼方法,來抑制經濟增長放緩,保持它不低於底線呢?內地政府提出了超出市場預期的減稅政策,承諾將適用於製造業的增值稅最高一級的稅率,由16%降低至13%,減幅多達3%。去年,增值稅的最高稅率已經削減了1%。

適用於交通運輸及建築等行業的第二級增值稅稅率,也將會由現時的10%降低至9%(增值稅最低稅率則維持在6%不變)。但整體來說,這個消息還遠遠未到「不計任何代價」的那種財政刺激的程度。

事實上,內地財政部並不是任由減稅來擴大財政赤字,而是透過減低開支增長,來維持財政赤字受控。內地政府的預算總開支繼2018年增長8.7%之後,預料今年只會增長6.5%。因此,政府預算赤字相對於GDP的比例預料今年將會增加至2.8%,只是略高於2018年的2.6%。

長期以來,中國財政部一直非正式地遵守國際標準,將財政預算赤字控制在內地GDP的3%以內。實際上,官方主要通過從不同帳戶轉移資金,來維持財政預算赤字在GDP的3%這條安全線內。2018年的現金財政預算赤字大約相當於GDP的4.1%,預料今年的現金財政赤字將會增加至GDP的4.3%,也不算是大幅增長。

貨幣及信貸政策仍是最重要手段

因此,雖然財政部長劉昆在上周四曾經聲稱,《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兼且今年的財政刺激有所增加,但財政政策仍然維持相對保守。這意味着,正如我們以往一直強調那樣,貨幣及信貸政策仍然是內地政府穩定商業周期的最重要手段。內地的總信貸增長(包括政府及私營板塊)在2018年已放緩至10%,這乃是近十多年的最低水平。信貸緊縮才是目前經濟增長放緩的根本原因。因此,若要令實質經濟增長穩定,將需要令信貸增長穩定下來甚或重新加速。我們預測,到了今年底,信貸增長將會回升至大約12%至13%。與之前幾個周期相比,這個重新加速速度要低得多,但或許已足以令內地的經濟增長率不低於底線。

允地方政府發債 信貸增長可拉升經濟

內地政府亦可以直接創造一些新的信貸。其中一個重要的指標,是地方政府為了特殊目的而發行的債券的配額。這些債券乃是用來為官方預算不包括的開支提供資金。財政部今年將這些地方政府特別債券的配額定為2.15萬億元人民幣,比2018年增加8000億元人民幣。除此之外,地方政府還可以發行9300億元人民幣的一般債券,用來為赤字融資,比去年增加1000億元人民幣。合計起來,政府債務增加,將會令信貸總增長提高大約0.4個百分點。因此,信貸加速增長的其餘部分將需要來自其他渠道,例如銀行貸款和企業發行債券。這兩者都已在1月份顯著回升。

2018年的總信貸增長大約是10%,名義GDP增長則是9.7%,所以債務與GDP的比例大致穩定,符合政府宣稱的目標。總理李克強在上周二重申,今年要保持債務與GDP比例「基本穩定」的目標。財政部預測,今年內地的名義GDP增長為8%,這是合理的。但預料總信貸增長將進一步放緩至8%,則是不合理的,或者至少不符合抑制實質經濟增長放緩的願望。解決方案是讓信貸增長適度加速至超過名義GDP增長,內地政府仍然可以稱之為穩定。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