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Grand-Puy-Lacoste波雅克列級入門

文章日期:2019年3月11日

【明報專訊】一提起波爾多紅酒,首先想起的必然是在十九世紀中葉,當拿破崙三世通過和平政變,把法國在1848年2月革命中建立的第二共和國改變為第二帝國,不久大興土木粉飾太平,1855年在巴黎舉行世博會,評選波爾多列級酒莊。十九世紀是歐洲民族主義思潮洶湧的年代,革命浪潮席捲歐陸,也是資本主義在工業革命推動下迅速崛起的時代。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就在1848年法國2月革命同月出爐,影響了遠在東方的中國至今。而波爾多紅酒如果標上「1855年列級酒莊」的字眼,便賦予了高貴的血統,立即身價暴漲。

在1855年芸芸60多家列級酒莊中,只有5家被列為一級,3家落在波爾多城西北四五十公里紀龍江(Gironde River)左岸江濱的梅多克(Médoc)地區小鎮波雅克(Pauillac)。它給人的猜想是,波雅克地區產出的紅酒必定有其獨特的魅力。

梅多克莊園種植的葡萄品種以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梅樂(Merlot)為主。波雅克地區堆滿礫石的圓丘去流效率好,是特別適合赤霞珠生長的土壤。當地葡萄園種植赤霞珠的比例一般都很高,超過四分之三,其餘是梅樂再加些少其他品種如品麗珠(Cabernet Franc)。

1855年列級酒莊 著名釀酒師指導

波爾多酒商望族Borie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才買下了Château Grand-Puy-Lacoste,當時葡萄園經歷了二次大戰的艱難日子,已經荒蕪一片。法語Grand Puy是大圓丘的意思,葡萄園正是赤霞珠喜歡的土壤。1855年巴黎世博會評比時葡萄園由Lacoste家族所持有,獲評為五級列級酒莊,也是這家族建築了城堡,酒莊依然循原來的名字,沒有改變。好像其他左岸列級酒莊,這個有55公頃葡萄園酒莊的釀酒設備已經全部翻新,雖然由家族持有,卻是企業式的管理,釀酒工藝由波爾多有名的釀酒師Eric Boissenot指導。

去年底在母親家小住,剛好喜愛紅酒的外甥到訪,就隨便拿了瓶2008年的Château Grand-Puy-Lacoste,一起去飲茶吃點心。鼻聞果香依然濃郁,赤霞珠獨有的黑加侖子氣味。口感單寧已經溶化潤滑卻不減雄勁,有香料口感。是款經典的Pauillac。

歐美多邊主義正迅速消失

世事之無常,十九世紀的歐洲是一個寫照。1789年法國大革命革了法蘭西波旁王朝的命,但第一共和國只堅持了幾個年頭。等到1848年第二共和國的建立,當年的革命英雄一早已經消失在歷史塵埃中矣。想不到的是第二共和國還沒有喘過一口氣,拿破崙三世又已經在1852年登基,何其諷刺。時代在進步,但發皇帝夢的人又何其多,而每天為生活奔波的人哪有這麼多的閒暇為共和國請命。今天歐美傳統政治精英的多邊主義在迅速消失,在4G的通訊時代,股市更是說變就變。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相關新聞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