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新晉莊家往往更成功

文章日期:2019年3月8日

【明報專訊】日前同某西方傳媒的記者在金鐘的Dim Sum Library食飯吹水,我的第一份工是打「鬼佬」工,但自此之後,已經有幾百年沒有講過英文,生疏晒,真的是好不習慣。

對,我移民時在溫哥華住了3年,但當時在溫哥華講的是廣東話,一句英文都不用講。不過,聽說現在溫哥華已經講晒普通話,我這些老華僑好耐無返過「鄉下」,連車牌都已過期了。(加拿大車牌好難考,我考了兩次筆試,兩次路試先至過關。)

生手去做莊 做市或更有新意

食飯時講到香港的莊家,我說:「以前的上市公司老闆都是莊家,皆因自己的股票必然要有人維持秩序,反而這幾年監管比較嚴格,才有大量專業莊家興起,一個人控制幾十隻殼的都有。」

他們奇怪地問:「這些上市公司老闆怎會學懂做莊的?」

我回答說:「Market making is like sex. 只要你有上市公司,不用學,自動就會識,反而炒股票才需要學。」

他們說:「但有的都炒得不好呀!」

我說:「雖然不用學,但都講經驗,也講天分,好多人都做得不好,但做得好的,也不用人教,雖然有高手教,會做得更好!但有時生手去做,市場覺得有新意,可能覺得更有feel,更加好!」

事實上,很多時,新晉莊家在市場上更加成功,皆因老手的炒法會老化,網絡也會老化,正是初生之犢,老虎都打死幾隻!

[周顯 投資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