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暫時跟和電說分手

文章日期:2019年3月4日

【明報專訊】執筆之時,王弼身在一帶一路國家斯里蘭卡,眼見四周大興土木,當地人不假思索,都說一定是來自中國的投資。許多年前,我已經認識在斯里蘭卡出生、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教授、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常客Razeen Sally。三五年前,跟他談起斯里蘭卡,他也鮮有談及中國在當地的投資,今次跟他對話,他都說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巨大。我問他:「這不會觸及印度的神經嗎?」他說:「印度又可以做什麼?」說到當地賭場,除了有許多中國遊客,原來也有不少印度人光顧。

到斯里蘭卡,是應邀出席一個國際會議,有來自中國和美國的朋友。說開美國,我覺得他們的外交政策實在有一點過時,他們仍然沿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政策,利用一些民間團體NGO,以政策研究的名義,試圖在意識形態上影響當地民間機構,再影響當地政府和社會擁抱西方資本主義價值,不過他們出手之低,以香港的消費力來說,真是幾餐較好晚飯的價錢。在有QE以前,這個數目也有點吸引力。自QE後,加上中國一帶一路出手之闊綽,我相信許多較有實力的本地人都會跑去跟中國合作,剩下還跟美國合作的,我很懷疑他們對政府的影響力。

美財力不足 難與中國一帶一路爭長短

有人會說,美國只要闊綽一點,不就可以把有實力的當地人搶過來?先撇開美國政府有沒有錢做這樣的事,美國利用NGO影響外國政府,這些NGO的資金一定程度是來自民間,來自民間的財力,當然不夠跟中國的政府之力相提並論;另外,這些民間機構做了數十年,有一貫的機制,批錢有一定的程序,不能太過離譜,中國式的批錢,一定彈性許多。可以說,這些NGO目前大大落後於形勢,仍用舊模式運作,一定給中國在外交上打得落花流水。

美國NGO給予幾千幾萬美元的獎項,對大胃口的機構來說,寫多謝信都嫌花氣力,可以說是白給。不知是否特朗普都知這些小恩小惠沒用,着政府終止部分海外援助,意味着許多美國NGO受到影響,飯碗遭打爛,自然又怪罪到侵叔頭上。我估計侵叔的計劃是,與其每人派些少,倒不如暫時抽身,重整旗鼓,以後集中資源再派過,但這樣需時,看來未來數年,美國仍沒有力量在一帶一路國家跟中國一爭長短。

特金會反枱 中美談判不宜太樂觀

說回股市,相信市場對貿易戰的樂觀情緒,已經完全(甚至過度)反映,所以恒指和標指分別在29000點和2820點行人止步,除非美國聯儲局再出來派鴿,否則股市再上破有一定難度。反之,特金會反枱,留意侵叔的用詞,說金仔是好朋友、很尊重他,談判有良好進展,但另一方面制裁沒情講,連準備好的協議都撕掉不簽離枱。過去股市基於侵叔不斷在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說跟中國談判有良好進展而大升,是否想得太多?

最後,王弼過去強烈推介的和記電訊香港(0215),終於派發特別股息0.8元,我就趁機沽走餘下三分之一的持貨,不等特別息,因為派完特別息後,公司剩下50億元的現金,若再盡派,大約可再派每股1元的股息,以周五收市價3.24元計,若盡派1.8元,除淨後股價剩1.44元。

2018年,該公司純利共4.04億元(每股8.38仙),PE為17倍,已經算高。不過純利近半是利息收入,現金派完,利息收入就沒有了,把利息收入扣除,經營純利約2.2億元,PE超過30倍,如果和電在併購或賣產上沒有新動作,值博率不算高。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fb.com/buytillsuspension

[王弼 投資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