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國良﹕機構投資者對A股態度勢變

文章日期:2019年3月4日

【明報專訊】人生到這個階段,難免出現「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之事情。偶爾在本欄出現的金牌經紀,與筆者並肩作戰多年,最近他決定告別工作十多年的崗位,暫別舞台。在過去,金牌經紀總會在筆者迷失市場時及時提醒,並耐心分析,令筆者受益良多。希望這兩條線很快又可以再相交。

剛過的一周,最搶眼的不是在越南,而是周初A股爆發的行情。年初至今,A股市場一洗去年的頹風,成為全球表現最好的一個市場,上升超過20%,收復不少2018年的失地。猶記得年初參加大型投資年會時,自己感到雖然當時困擾市場的因素仍然存在,但海外的投資者對調整不少的中港巿場投資興趣頗濃。結果這兩個月,如果他們有及時行動,他們想像的劇情正逐步上演。

把這個劇本推上一個高潮的,就是指數服務公司公布上調A股納入比重的消息。這個諮詢由去年開始,指數服務公司跟全球用家(主要是基金管理公司和機構投資者)交流,嘗試了解他們對提高A股在指數比重的正反意見。結果顯示,大家都傾向支持將指數比重提高。增加的步伐,由原先計劃的二部曲變成三部曲。指數服務公司將於今年5月、8月及11月,將納入的比重由原先的5%,每次增加5%至11月的20%。屆時,A股在全球新興市場的比重將會是3.3%。

流入A股資金規模或超預期

以上的決定大致跟市場共識符合,所以當預期變成事實,市場出現sell on fact(見事實賣)一點也不為奇。但當這市場的比重到達這個水平時,我相信機構投資者對A股的態度可不一樣,這亦是筆者常言道,critical mass(群聚效應)的道理:當A股市場佔指數的比重小,並不足以改變原有機構投資者的投資安排,因為有跟無的結果其實沒有明顯分別。但當比重因改變而提升時,到達影響表現的水平時,所謂的critical mass時,投資者就不能再掉以輕心,這個改變會帶來了兩個預期效果。

需更多改革 方可再增納入比例

首先,投入市場的資金有機會比原先市場的估計變化要大。市場一般的估計都是以被動跟蹤型基金的規模來加上比重改變來做估算,但當中存在最大誤差的是有關主動基金對A股可能因指數改變而產生的配置,這個金額有機會是被動型基金的數倍。另外,以總量計,海外投資者佔A股市場市值仍偏低,但當海外投資者比例因指數調整而上升時,筆者相信,屆時海外投資者在那些類型股票的話語權有望增大。雖不至於對股價有定價權,但可以期待機構投資文化有效地在A股中落地,這亦是監管當局樂見的改變,過往台灣和韓國市場亦走過同一條路。指數服務公司亦指出,如要把納入比例從20%再往上升,市場需要更多改革。A股要走的路仍很漫長。

沛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何國良 基金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