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Lalande-Borie列級酒莊葡萄園

文章日期:2019年3月4日

【明報專訊】紅酒引人入勝之處,莫過於它除了釀酒師留下他的工藝風格外,用來釀酒的葡萄產地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勃艮第,小小的只有一兩公頃的葡萄園都有它的風土,走多幾步不小心就走進另一個風土,雖然說是有點吹毛求疵之嫌,當刷信用卡價格相差懸殊時,也就相信真有其存在的理由了。

似乎在波爾多左岸的葡萄園,勃艮第的風土概念就比較淡薄了。左岸的列級酒莊莊園動不動就是幾十、一百公頃,除了葡萄園之外還包括樹木參天的古堡大院子。在左岸法定產區Saint-Julien村的三級列級酒莊Château Lagrange的莊園就曾經有200多公頃,就是當今它的葡萄園依然有100多頃,是左岸的最大葡萄園之一。

Borie乃波爾多酒商望族

不過,似乎波爾多的許多葡萄園的命運都有相似的地方,在時光的流逝中,歷經滄海桑田。不單是莊主的姓氏經不起時間的考驗,連釀造的紅酒質量,也不會因為有了這神奇的1855列級酒莊的字眼而有所保證。但1855列級酒莊的神話卻依然引起絲絲遐思。

上世紀60年代末,Château Lalande-Borie現莊主Bruno Borie的祖先,向當時遭遇到經濟困難的Château Lagrange收購了20多公頃的葡萄園,創建了一個新酒莊。好像波爾多許多酒莊的名字,不是以葡萄園所處的地名,就是莊主的姓氏命名,Château Lalande-Borie則兩者兼有。故可以說酒莊葡萄園是具有釀造三級列級酒莊紅酒的潛力,卻無緣在酒標上註明1855列級酒莊的字眼。Borie是波爾多酒商的望族,自己擁有多個左岸有名氣的列級酒莊。收購後重資更新釀酒設備,經過多年的改進,紅酒質量大有改善。

位於名村波雅克(Pauillac)和瑪歌(Margaux)的Saint-Julien法定產區紅酒既有前者的雄勁又有後者的優雅,Château Lalande-Borie是其典型的代表,卻沒有列級酒莊的溢價。這款2015年的紅酒果香濃郁,非常柔滑,估計梅樂(Merlot)比例偏高,頗有瑪歌風格。

中美貿易談判馬拉松各取所需

前幾天在華盛頓舉行的中美貿易談判,根據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說法有很大的進展。《孫子》有云:「兵者,詭道也。」特朗普出言多變,一切都是為了達到他廟算的目標。雖然說「兵貴勝,不貴久」,特朗普為了中國境內的外資決定把產業轉移到東南亞像越南等國家生產,需要一定時間,所以同意延長談判時間有客觀的需要。

中美貿易談判馬拉松各取所需,特朗普把人民幣匯率的穩定納入談判範圍,也是消除中南海通過人民幣貶值來抵消關稅的漏洞,有更多能力拖延時間。不過經過差不多一年的折騰,外資已心知肚明,陸續有所動作,對中國外貿的影響將愈來愈明顯。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相關新聞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