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上季GDP放緩至2.6%勝預期 通脹仍低迷 聯儲局有條件停加息

文章日期:2019年3月1日

【明報專訊】美國上季GDP經調整折合成年率增長2.6%,高於分析師預期,但遠低次季和第三季分別錄得的4.2%及3.4%增長。這主要由於消費者控制消費,加上樓市調整繼續拖累經濟增長,令經濟活動在年底放慢。以2018年全美總產出,與2017年的總產出相比,美國去年全年經濟增長2.9%,增幅為2015年以來最高,但略低於特朗普政府所訂的3%目標。數據顯示,通脹依然低迷,反映聯儲局有空間暫停加息。

受油價下跌影響,第4季個人消費支出(PCE)價格指數增長1.5%,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PCE價格指數上漲1.7%。

美朝峰會未能達成協議的不利影響,被GDP數據勝預期所緩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亦稱,上周與中國的談判取得出色的進展,不過對美股的提振作用不大,美股三大指數早段偏軟。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升穿2.7厘,美匯指數則重返96水平以上。京東上季表現勝預期,股價早段升逾7%。此外,受消費者支出疲弱、農業和製造業增長較慢影響,印度上季GDP增長只有6.6%,見一年新低。

美股早段偏軟 美匯重返96

另外,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周三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談到「縮表」時說,資產負債表最終規模將相當於GDP的16%至17%,高於金融危機前的6%。目前美國GDP約為21萬億美元,這意味資產負債表最終規模將介乎3.3萬億至3.5萬億美元之間。目前的資產負債表剛剛超過4萬億美元。

為美國經濟活動貢獻三分之二以上的消費者支出,在上季按通脹調整折合成年率增長2.8%,顯著低於第3季的3.5%增幅。雖然美國人增加了對大額貨品的支出,但對服務和非耐用品的支出放緩。

鮑威爾指縮表至3.3萬至3.5萬億美元

消費者支出增長放慢,抵消了商業投資增加和美國出口增長等好處。美國出口在第3季下跌4.9%後,在第4季反彈1.6%。商務部稱,這是由於上季的石油和資本貨物的出口增加。然而,出口的溫和增長低於進口增幅。上季進口增長達2.7%,使外貿在第4季對GDP增長略有拖累。與此同時,上季住宅投資折合成年率下降3.5%,令房地產連續四季成為增長的障礙。這趨勢可能反映較高的短期利率和稅務改變,減少了置業的誘因。很多經濟學家預計,由於環球經濟增長疲弱,以及2017年減稅措施的影響減退,2019年的增長速度將進一步放緩。聯儲局預測2019年全年增長只有約2.3%。

此外,由於中國新的監管規則為外資企業改善經營條件,摩通表示正考慮在中國設立私人銀行。該行目前對中國境內的理財業務進行「可行性研究」,但強調研究仍處於初步階段。

(綜合報道)

[國際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