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Gruaud Larose的驚與訝

文章日期:2019年2月25日

【明報專訊】波爾多左岸逛酒莊,英國酒商朋友出乎意料的給我安排了到Saint Julien村的Château Gruaud Larose,一家在1855年巴黎世博會榮獲二級的列級酒莊。Saint Julien是左岸梅多克(Medoc)地區紅酒四大名村之一,只有700多公頃的葡萄園。雖然以面積來說包尾,也沒有一級列級酒莊,卻是二級列級酒莊最多的村莊,位置在有三家一級列級酒莊的波雅克(Pauillac)和一家一級列級酒莊的瑪歌(Margaux)之間。

「許久沒有喝過這家酒莊的紅酒了。相對來說價格比較低,但多年來它的質量不穩定未如人意,就把它忘記了。」其實Saint Julien法定產區的紅酒以酒質穩定著稱,而Château Gruaud Larose的80多公頃的葡萄園整體在產區圓丘,應是得天獨厚。很可能是因為紀龍江(Gironde River)流域雖是礫石密佈,對種植赤霞珠來說是理想的土壤,可能是粘土的比例有點高吧?

Saint Julien產區酒質穩定著稱

「不要有偏見呀,世界會改變的。」朋友既然如是說,反正既來之則安之。

第一次來到Château Gruaud Larose,不是給艷陽下古色古香的十九世紀的古堡所吸引,而是古堡前不遠處一座十分現代化、用金屬建造的觀景塔。

「登高望遠,這一望無際的葡萄園都是左岸知名的酒莊。」一邊聽酒莊總經理Nicolas Sinoquet先生的介紹,一邊感覺到真是不枉此行。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呀!

在左岸二級列級酒莊特別來一個3個年份的小垂直品鑑是一種特殊的待遇。酒莊的副牌酒叫Sarget,就是在十九世紀下葉建築古堡的男爵家族姓氏。其實Gruaud和Larose都是酒莊曾經的莊主姓名,只不過紀龍江西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品嘗的正牌酒是1989、2001及2003年份,殊為難得。Château Gruaud Larose和眾所皆知的Saint Julien紅酒頗有不同之處,口感單寧顯著,就是這款1989年份的,依然感受到它的架構。深紅甚至發紫的酒袍,十分明亮。十多年了,依然富黑加侖子的味道,可惜的是時間並沒有為酒帶來柔滑。聽說近年來已有很大的改進,但這款紅酒需要更多的時間。

中美全面碰撞 黃金避險價漲

最近黃金又成為金融媒體的關注。自2011年黃金價格以每盎司1900美元開始下跌,2016年觸底反彈至今的兩年間,在高點1350美元及上升的底部間震盪,在今天的價位實在連投機的價值也需作技術分析。黃金曾經作為一種「真正」的貨幣被炒作,黃金也被視作抵抗通貨膨脹被炒作,其實黃金一早就失去貨幣的功能,更和通貨膨脹沒有任何關係;而且投資黃金只有費用而沒有收益,除了投機之外,找不到其他理由。最近黃金價格的上漲,可能與中國和俄羅斯央行的增持有關。在中美邁向全面碰撞的陰影下,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相關新聞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