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英﹕放水未必有利金融股

文章日期:2019年2月18日

【明報專訊】港股在低位上升了3000點,終於有了像樣的調整,起因可能是國內公布了新增的人民幣貸款數據和通脹數據所引致。新增人民幣貸款創新高當然直接的原因是國策放水所致,但市場是否受落就應該留給市場來決定。現在明顯市場並不歡迎,因此中資金融股出現下跌。和以往的不同的是新增貸款大幅上揚以往是金融股上升,但這次反而出現下跌,市場出現了明顯的改變。「放水」是國策支持,但問題是市場並不受落,在現今風雲激宕的時候銀行貸出款項無可否認地有了風險。

以往在牛市的時候,出現有款可借無疑是皆大歡喜,當然利好金融股,但問題是現在國策是要求去支援一些中小企業,表面上同是貸款,但效果卻不可同日而語,以往充滿信心的業務現在卻被指令到並不太穩妥的中小企業之中,資產質素並不能保證,貸入者固然開心去盡力投資,但貸出者卻有所忌諱,因此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因此市場出現和以往不同的反應,實在不足為怪。

A股有時很令投資者沮喪,因為內銀股這一類舊經濟所佔比例太大,在國策指揮下有的時候是「無數計」!投資者面對這種情况只會是無所適從,變成了一群被宰的羔羊。就算仍然留在市場也變成了沮喪的一群,其實也是簡單不過的道理。

當然A股也並非一無可取,也是可以揚長避短地去選擇一些白馬股、生活消費股來進行操作。例如是茅台或一些雲計算的軟件股就比較可取,雖然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市場下瀉這些股份也會跟跌,但問題是這些前景概念較為堅實,就可以一博。總比被不知何時會跑出來的國策「魚肉」強得多!

白馬股消費股較可取 受國策「魚肉」機會小

投資者不宜捨本逐末,放棄了選擇的優勢。投資者如果想一籃子操作就適宜把目標放在滬深300,因為內含的股票數目較多,可以將「不良分子」溝淡,又或者可以更加準確地瞄準個別有概念的目標來操作,而不可以再用傳統的方式、傳統的方法、傳統的概念去購買一些已經風光不再的貌似大股。潮流已經改變,投資者不能適應就會被潮流「教訓」,投資者必須謹慎處理。

內地1月份CPI比市場預期更低,直接影響了市場的氣氛。兩年前投資者都着眼在國內的供給側改革,但現在也出現了微妙的變化,現在已經改而放目標在服務業的增長。以往把中國的經濟和產能過剩來掛鈎,當時的情况是中國的經濟是「有得做但冇得賺」,但今天市場已經覺得中國是由一個產能過剩的經濟體慢慢轉變成為服務業和內部消費來推動的經濟體,在這種變化下市場就必定要看着CPI這一類消費性的指數來衡量經濟的走向,現在就正正是並不理想,當然就會直接造成對市場的打擊,而且比以往的威力更大。市場中所有的條件和因素都會不斷變化,表面上同一組數據在從前和現在的效果都有所不同,投資者如果不去研究領略,貿然用以往的經驗來操作,就極可能中伏了。

中美貿戰塵埃落定前要控制風險

在中美貿易戰這個世界級的陰霾下,投資者在這個關鍵時刻更不應隨便貿然出手,道聽途說、噪音紛紜,但「萬變不離其宗」,要在徹底了解市場的走向後才會較為穩妥。現在中美貿易戰仍然諱莫如深,投資者就適宜暫且觀望,切不可突然「股神上身」來盲目操作。現在仍然有太多的未知之數,後向如何仍然有太多不可預見的地方,現在情况似乎繼續再談的機會較大,但退一步看,「有得談」總比「冇得傾」好得多,至少仍然可以保持一個「值得憧憬」的希望。如果在這次限期之後再續期跟進,那談判的展望仍然是一個美好的期待,總比馬上「拉倒」好得多。

中美貿易戰打的其實並不是關稅那麼簡單,而是關乎國策和國運,因此並非三言兩語可以處理得到,這是可以理解的事實,投資者只宜靜觀其變,在「有限風險」的控制下來進行操作,要等最後塵埃落定才再下注,這才是較為保險的做法。

(本欄內容乃獲授權輯錄自香港電台普通話台財經節目《e線金融網》)

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黃國英 財經新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