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華:一帶一路分散風險新機遇

文章日期:2019年1月23日

【明報專訊】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等國家,既連接活躍的東南亞經濟圈,亦連接發達的歐洲地區。其沿線不乏頗具增長潛力及投資價值的國家和地區。筆者今次僅從債券市場分析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投資機遇。

亞洲新興市場增速高歐美數倍

一帶一路沿線絕大部分是新興發展中國家,經濟處於較高速發展階段,享有人口增長、龐大基建需求和技術更新所帶來的紅利。特別是亞洲區新興市場,其平均經濟增速是歐美發達經濟體的數倍之多。

未來,即使環球經濟平均增速有可能進一步放緩,這些新興市場依舊受惠於貿易開放、產能轉移、能源開發及技術革新等利好因素,與發達市場相比,理論上存在更多、更好的投資機遇。當然,前提是我們能夠真正深入了解當地市場,做好風險管理。

從貨幣風險來看,2018年美匯指數按年升4.17%,比預期強勢,而一帶一路沿線絕大多數新興市場貨幣則相應出現貶值。例如,印度盧比(兌美元.下同)貶值9%,俄羅斯盧布貶值16%,土耳其里拉貶值超過30%。有些貨幣的貶值,主要由市場情緒所帶動。像菲律賓、印尼、印度等亞洲新興市場,其債務/GDP比率處在較為安全的區間,外匯儲備、經常帳戶盈餘仍在健康水準。

2019年,隨着美國聯儲局加息步伐放緩,預計某些新興市場貨幣將回歸其均衡價值,境外投資者購買其本地貨幣定價的資產有望享受貨幣升值帶來的回報。

美減慢加息 新興貨幣可望升值

從利率上看,2018年受聯儲局加息等因素影響,部分資金從新興市場抽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無論是美元或當地貨幣計價的債券價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跌。亞洲美元債指數(JACI)與基準利率之間的息差走闊超過80點子(100點子等於1厘),年回報率為-2.2%;歐洲新興市場美元債指數(EMBI-EU)年回報率為-2.67%。相對於發達市場,亞、歐新興市場美元債跌幅更大,目前價格具有一定的吸引力。特別是以本地貨幣定價的債券去年價格下跌甚至超過其美元定價債券,孳息率上升更高,價格也更為便宜。

大宗商品回落 通脹降有利新興債

為應對聯儲局加息以及緩解本國貨幣貶值壓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2018年相繼進行多次被動加息。2019年,我們預計聯儲局加息步伐放緩,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大大減輕;加之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回落企穩,有助於降低各國通脹率,預期未來新興市場的加息節奏會普遍放慢,甚至暫停。這將成為提振當地債券市場的有利因素。如果投資於以當地貨幣計價的債券,加之潛在貨幣升值的回報,整體收益率有望更高。

預計未來一帶一路沿線地區將吸引更多市場的注意力,龐大的資金需求將成為全球資本市場的焦點之一。一帶一路不僅是內地和香港企業「走出去」發展壯大的機遇,更為廣大投資者提供了分散主流市場風險、提高投資收益的新機會。

中銀香港資產管理執行總裁

[沈華 環球投資]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