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重走基建老路 無異飲鴆止渴

文章日期:2019年1月22日

【明報專訊】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6年初提出供給側結構改革,重點任務「三去一降一補」。據統計局公布,去年的去產能任務,鋼鐵、煤炭提前達標,全國工業產能利用率下降0.5個百分點至76.5%;去槓桿方面,企業資產負債率下降,截至去年11月底,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為56.8%,按年下降0.4個百分點;其中國企資產負債率為59.1%,下降1.6個百分點。

經濟槓桿率仍處高水平

某程度上,深化改革、去產能及去槓桿,與保持經濟增速有着一定的矛盾,但從去年以來,內憂外患影響到中國內需放緩,外需不明朗,為免經濟「斷崖式」下跌,擴大力度增加投資再度成為刺激經濟的手段,情况就像2008年的4萬億救市。

螞蟻金服研究院副院長鄧海清認為,今年經濟之所以有望增長,在於對供給側改革力度減弱,例如放寬對地方債務的限制、去槓桿暫緩至穩槓桿層面,這種增長與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大方向並不相符。對於官方表示,今年採取逆周期調節措施應對經濟下行壓力,鄧海清認為手段是正確,但要減少行政手段干預市場,更不能通過轉移問題去短暫刺激經濟。

他解釋,一方面中國經濟槓桿率仍處於歷史高位水平,目前只是企穩,並沒有明顯下降,如果擴大投資,則代表新一輪的放鬆監管,為地方負債、企業債務提供實際上是加槓桿的藉口,那短期經濟是迴光返照,長期後果卻是改革前功盡廢之餘,下一次要重啟改革只會更難。另一方面,若以行政之手介入信用擴張,並美其名為補短板,實際上可能是將產能過剩、殭屍企業由一個行業轉移至另一個行業,不利於中國經濟真正轉型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