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侵汽車關稅取態 貿戰指標

文章日期:2019年1月21日

【明報專訊】當貿易問題政治化的風險似乎正在消退時,情况忽然間再度變得複雜。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全面貿易談判(in full swing),但同樣重要的是美國和歐盟之間即將進行的談判,後者正因為美國威脅對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而蒙上陰影。中國在談判桌上的運氣,部分將取決於美國和歐盟之間的關係。

自去年5月以來,美國商務部就一直在研究,是否根據1962年制定的《美國貿易法》的第232條款,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對進口汽車加徵關稅(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對進口鋼鐵和鋁材加徵關稅,也是以第232條款作為理由)。

若對歐進口車開火 或願與華達協議

美國一旦對進口汽車或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將會對歐盟構成重大打擊,尤其是德國,而日本更加會首當其衝。美國每年進口的汽車和汽車零部件總值高達大約3400億美元,若美國對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徵收25%的關稅,其激進程度將會比中美貿易談判破裂時,美國再向大約250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進口貨品開徵關稅更厲害。

預料美國商務部將會在3月1日中美貿易談判限期前兩星期完成研究。出於政治原因,特朗普很可能只會在中國大陸貨品以及外國汽車兩者之間選擇其一來開徵關稅,而不太可能兩面同時開戰。

因此,第232條款的研究結果將會顯示,美國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有多大。若美國在完成第232條款的研究之後,決定或者嚴厲威脅對進口的歐洲汽車加徵關稅,那就暗示,美國有相當大可能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

特朗普在去年上半年火力全開,發動一系列全方位的貿易戰行動之後,在7月底開始稍為讓步,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緩和雙方的關係。同年12月,美國股市大跌,進一步鼓勵正陷入困境的特朗普要對其目標有選擇。

根據我的同事最近在華盛頓的談話,特朗普會將重點放在進口汽車或者中國大陸,稍微傾向於和後者達成協議。這意味着,特朗普有意用貿易手段來打擊歐洲和日本的汽車業。

對外國汽車徵收關稅,可以讓特朗普滿足他自己的保護主義傾向。但由於限制在汽車業,特朗普又可以將股票市場的憂慮局限於單一板塊。

股市衝擊較小 政治得益明顯

特朗普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最近正密切關注股價。每當中美貿易談判傳出正面的消息後,美國股市都會有些上漲,這可能會鼓勵他與中國大陸達成協議。至於美國政府內對中國持強硬立場的官員,亦可能會接受特朗普與中國就關稅問題達成協議。因為不論關稅高低,他們都可以繼續要求美國加強對中國的出口管制、投資限制和制裁。

更重要的是,對進口汽車加徵關稅,將會是特朗普送給倚賴製造業的州份的汽車工人的禮物,這將會有助他競選連任。例如,美國汽車業工人和美國鋼鐵業工人的工會組織,就聲稱外國汽車生產商一直在向美國傾銷,對232條款的調查表示歡迎。

這些工人很多都在密歇根州、賓夕凡尼亞州、俄亥俄州和威斯康辛州這些在2016年由原本支持民主黨轉軚支持共和黨的州份。對於特朗普來說,向進口汽車加徵關稅,可能比向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更具政治利益,因為後者所獲得的支持較為分散。但特朗普可能不會同時向歐盟和日本的汽車生產商開火,較大機會只針對歐盟。因為根據新聞媒體的報道,日本較願意屈服於美國的要求,以避免被加徵關稅。

若放過歐盟日本 料改以中國「祭旗」

相對來說,歐盟早前已經採取了比較好戰的立場,向進口的美國威士忌和摩托車加徵關稅,以報復美國向進口的歐洲鋼鐵和鋁材加徵關稅。而德國的汽車生產商更加要求歐盟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歐盟的談判代表亦已經表示,他們將會在即將舉行的會談中抗拒美國的很多要求,尤其是在農產品方面的。

不過,凡事得看兩面,假如特朗普決定放棄向進口汽車加徵關稅,那麼中美的貿易談判就可能會有障礙。因為特朗普必須拿出一些東西來滿足他的政治支持者,如果他放過歐盟和日本,他就必須對中國採取較強硬的態度。因此,要知道中國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機會是高還是低,只需在未來一段時間留意美國政府會否對進口汽車有所動作。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