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新強﹕英國脫歐難題 何謂Irish Backstop?

文章日期:2019年1月18日

【明報專訊】拖了很久,英國國會終於在周二投票,以歷史性230票的大比數,否決了首相文翠珊的脫歐方案。不通過,所有人都早料到,輸的幅度比預期中更大,但也不算太出奇。真正奇怪的是另外兩件事。

第一件奇事是翌日,反對黨工黨提出的對政府不信任動議,竟然亦以頗接近的325票對306票,而不獲通過,文翠珊可以暫時繼續出任首相!為何能夠這樣呢?首先因為保守黨議員,雖然很多不滿首相的脫歐方案,但不想自己黨的政府倒台,上個月文翠珊亦成功擊敗黨內挑戰,保得一年安穩。

另外,支持現在聯合政府的北愛小黨DUP,雖同樣不支持脫歐方案,但更不支持工黨的「絕不接受No Deal Brexit」立場。原因是DUP原來是一個極想留英的「保皇黨」。不太害怕硬脫歐,反而非常害怕一個永久的Irish Backstop,因為這情况將有助DUP最反對的南北愛爾蘭合併機會大增(頭暈未?)。請容我下文才詳細解釋最棘手的Irish Backstop問題的細節。

遇議會重大挫折 首相應責無旁貸

雖然佩服文翠珊的政治生命力,但我瞧不起她這賴死不走的態度。在過去的英國傳統,如政府遇上如此重大的議會挫折,首相責無旁貸,必須向英女皇請辭,甚至解散政府,舉行新大選。Cameron(卡梅倫)自己支持留歐,但愚蠢地推動脫歐公投,結果自食苦果。但最少他有勇氣承擔責任,自動請辭,尚算是gentleman的應有表現。

說得好聽點就可以說文翠珊有sense of duty(義務感),要盡力「see Brexit through」(完成脫歐任務)。但更明顯的是她戀棧權力,甚或有點自大,以為只有她才有能力解決脫歐問題(她原來是支持留歐)。當然亦有另一可能,就是脫歐這個燙手熱芋,誰都沒有膽量來接,但我認為機會不大,正所謂亂世出英雄,應有大把人想靠脫歐出位。

對市場影響極微 證大不列顛風光不再

另一件頗奇怪的事就是這次脫歐方案表決,對全球市場影響極微。投票那一刻,英國股市已關,美國股市仍在交易,在宣布結果時,只俾面微跌數分鐘,就輾轉繼續攀升。連滙市的反應都毫不激烈,當日英鎊曾最多跌近1%,但最後也能反彈至約1.28水平,不算太弱。首先這代表市場效率頗高,一早料到議案不能通過,况且英鎊在投票前一個月已跌了不少,是典型的「sell on rumours, buy on news」。而全球股市,甚至包括英國的極輕微反應,則代表另一個殘酷現實,一個多世紀前日不落大不列顛帝國,真的風光不再,已淪為一個不太重要的二流國家!連FTSE指數內的公司,很多都是如匯控(0005)、BHP和Royal Dutch Shell等,在倫敦掛牌,但其實業務遍布全球,英國本土業務佔比甚低。脫歐對它們來講,是一個nuisance(麻煩),對比全球經濟放緩,中美貿易戰等重大問題,根本不算甚麼。

但我認為市場也不可太過掉以輕心,現在英鎊的平靜,仍可以只是暴風雨的前夕。市場似乎在期盼必會有第二次脫歐公投的出現,到時英國人「come back to their traditional shopkeepers' senses」(回到傳統英國小商人的務實性格),決定留歐。

無疑第二次公投的概率真的正在上升,倫敦博彩公司賠率6比4,頗熱。相反,沿現有時間表,3月底No Deal Brexit的賠率為6比1,冷很多。但到現時為止,文翠珊仍非常口硬,只說將在剩餘的10周內,盡力跟國會其他黨派進行談判,希望達成所有人包括歐盟均可接受的協議。但兩年談判都不成功,為何能在兩個多月內達成協議呢?

現實一點,最有可能的應是英國政府要求延長脫歐時間表。早前歐盟法庭已裁判英國可隨時單方面停止Article 50的脫歐行動,即歐洲歡迎英國留歐。但請小心不要誤會,這是一個「Stop 掣」,並非一個「Pause掣」,有重大分別。「Pause掣」是需要整個歐盟所有成員一致贊同才可通過,最近歐盟似乎暗示將願意考慮,他們也不想見到硬脫歐。

二次公投機會增 延期僅權宜之計

不過,就算脫歐死線獲延期一年,也有技術性麻煩,長期問題當然仍未解決。5月就有歐盟議會選舉,屆時英國本應已脫歐,毋須派人參選,但假如延期又如何處理?就算英國繼續選出歐盟議員,他們應否參與一些超過一年的議案討論呢?

延期也只是權宜之計,「kick the can not very far down the road」,最多一年後仍需面對如何解決脫歐難題。大家可能以為最簡單就是重來公投一次,但其實也不容易,因為很多人認為重新公投嚴重損害民主理念,是否任何決定,只要有些人反對,就隨便可以要求重選一次?按此路線發展,如下次公投,留歐派勝出,脫歐派又可否要求再來第三次,以三盤兩勝決定呢?

到底為何這麼困難執行脫歐?要解釋就需要回到了解一下Irish Backstop是甚麼回事。問題的最根本是英國人滿腔民粹去投票時,滿腦子只有對移民搶掉工作、恐怖分子滲透、倫敦政府被Brussels操控等的恐懼和仇視,本能式回到「Island mentality」(孤島心態),極想跟歐盟割席。英國長期有個真心笑話:如可以的話,英國寧願把英倫三島往西邊移動3000里,靠近同聲同氣的美國(似乎從無提過更近親的加拿大),就最理想了!所以之前看過一個超級工程電視節目,有人建議在大西洋海底建造一條超音速Hyperloop鐵路線,估計紐約到倫敦的旅程時間可能縮短至僅1小時!以現時技術,能否做到很成問題,就算理論上可以,成本也必定是天文數字。但對英國人來講,幻想下都已經開心死了!

所以脫歐之心可以理解,但英國人在激動時又似乎忘記了愛爾蘭這小島,從1922年起,愛爾蘭共和國成功爭取獨立後,形成南北分割局面。南邊是一個獨立國家,放棄了英國皇室,大部分人信奉天主教,亦是歐盟的中堅分子。留在英國的北部六郡主要是基督教徒,亦較支持英國皇室。雖然南北分割,但不等如所有問題就此解決,北愛一直仍有不少人支持跟南部合併,脫離英國,一世紀前已建立了IRA(Irish Republican Army)游擊隊,致力以武力,甚至恐襲來「解放」北愛,更受到不少住在美國的愛裔人士財力支持。IRA問題長期擾攘北愛數十年,死傷慘重,包括士兵和不少無辜平民。

最有名的一位受害者是Lord Mountbatten,英國駐印度的最後一位總督,更可說是一手養大菲臘親王,關係親如父子。據說查理斯王子跟他關係更好,遠比跟父母更親近得多,是他少年成長時最尊重的長輩。在1979年,Lord Mountbatten在愛爾蘭海岸邊,自己的木船上釣魚時,被IRA埋下的遙控炸彈暗殺掉,震驚整個皇室和英國。

IRA恐襲活動一直維持至1998年達成Good Friday Agreement才有望停止。北愛開始多了自主權,跟IRA停火,而協議亦保證南北保持open border(開放式邊境),逐步減少邊防檢查,兩邊人民可真正自由來往,更可擁有雙重國籍。理論上,從愛爾蘭立國後不久就有CTA(Common Travel Agreement),但實際上仍有關卡。到了2005年,陸路關卡終於全部拆除。加上既然英國和愛爾蘭同屬歐盟成員,在Customs Union和Single Market協議,連貨物也可自由來往,既沒有關稅,亦毋須其他如食物安全檢查等問題。

但假如真的出現脫歐,就算人流仍按CTA維持無關卡,但愛爾蘭留在歐盟,貨物關稅和其他檢查措施將如何執行呢?是否變回需要physical border(美國總統特朗普最支持脫歐,更支持興建圍牆)?如建關卡將違反Good Friday Agreement精神,更擔心喚醒IRA,重新以武力追求南北統一。

所以,如大前題是保持南北愛邊境開放,即有需要最少把貨物的邊境改為在分隔愛爾蘭和英格蘭之間的愛爾蘭海中間。即是貨物在往返南北愛之間時無需打稅和檢查,反而可能從北愛到英格蘭時,雖同一國家,仍需要檢查和打稅。有點荒謬,但很難解決,所以在文翠珊提出的脫歐方案中,就有所謂Irish Backstop。在原定3月底脫歐後至明年12月底的過渡時期,英國本身亦暫時仍留在歐盟的Customs Union和Single Market協議,所以暫毋須愛爾蘭海邊境,但希望利用這段時間找出一個解決辦法。似乎有人正研究利用各種所謂Border 2.0技術,我猜必包括監控鏡頭、AI和GPS追蹤定位等,以達到類似我提過的一地免檢的最無縫流暢效果,但技術仍遠遠未夠成熟。

邊界問題或重燃IRA恐襲

如到2020年底仍未能解決邊境問題,將怎辦?文翠珊和歐盟原本的協議是,到時英國將無限期繼續留在Customs Union和Single Market協議內,如要離開,將需要英國和歐盟的雙方同意。英國國會議員最反對的正是這一點,如這個機會不低的情况真的發生,英國將無限期被鎖在歐盟的協議內,可能跟美、中等其他國家談自由貿易協議都不行,但同時又不再是歐盟成員,即沒有任何發言和決策權,處境比留在歐盟更差和更被動!

事到如今,英國政府和歐盟能做些甚麼?文翠珊企圖和其他黨派商討,希望在兩周內修補計劃,再次讓國會投票。但各黨取向和利益不一,甚至可謂各懷鬼胎,有些是硬脫歐鐵粉,有些支持留歐,有些支持挪威模式等多類充滿矛盾的意見。

暫時工黨領袖Corbyn(郝爾彬)根本不願參與,他仍想先拉倒文翠珊的政府,推動大選。他要求政府先答應絕不會硬脫歐,亦改為接受第二次公投出現的可能性。歐盟方面,極其量暗示這個Irish Backstop是有限期的,呼籲英國人民不用擔心將永遠被歐盟鎖死在這困局裏,不知道有沒有效。

3月硬脫歐 鎊匯勢跌逾兩成

從賠率看來,3月硬脫歐的機會不大,但請記住,當年若以脫歐公投的賠率來做預測,並不準確。所以不見得市場的安心態度一定是正確的,可能此尾巴風險(希望是尾巴,不是中間吊鐘的一大截)比賠率暗示的高。有人估計,萬一3月出現硬脫歐,英鎊將大跌超過兩成,倫敦房產更可暴跌三成以上!

如此情形不幸發生,其他市場包括中國股滙市場,都定必無奈被波及。我知道很多香港人跟英國有情意結,喜歡在英國買樓。我不敢阻人發達,但其實過去兩年,英國樓價已跌了不少,滙率當然更加大跌,學誠哥話齋,大家量力而為!他在英國也有很多投資,但他就輸得起滙率有餘。

(中環資產持有匯豐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