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碼頭業日下 迫使長和九倉世紀合作

文章日期:2019年1月10日

【明報專訊】香港人早已認定貨櫃碼頭是夕陽行業。早前有專業人士極具創意地提出在貨櫃碼頭上蓋起樓,更加令這個行業添上夕陽西下的色彩。三大貨櫃碼頭公司本周二宣布合組「香港海港聯盟」,特別是兩大營運商所屬的昔日世界船王家族後人及退休首富,近40年來終於要世紀合作,更加反映這個行業的困境已迫得經營商不得不化干戈為玉帛,共同尋求出路。

話說長和(0001)創辦人李嘉誠早於1978年收集當時仍屬英資怡和系的九龍倉(0004)股份,並向已故船王環球航運創辦人包玉剛部署「棄舟登陸」時轉售1000萬股九倉,玉成包玉剛入主九倉。包玉剛當年亦轉讓手上和黃股份,為李嘉誠入主和黃埋下伏筆。在李、包觸發第一波華資收購英資洋行後,兩人續透過和黃及九倉有份投資的香港機場空運貨站得以延續合作,但是空運貨站尚有其他股東,並且佔兩公司業務份額細小,因此幾被遺忘。自此之後,這兩大財團背後代表的兩大家族,競爭遠多於合作。

超人與船王後人 昔日競爭多於合作

今次迫使長和旗下和記港口、九倉旗下現代貨箱及中遠海運港口(1199)組建海港聯盟,必然自有原因。三家財團的香港港口業務持續轉差,如長和旗下和記港口信託在2018年9月底止半年的香港港口吞吐量按年跌8%,現代貨箱及中遠在2018年6月底止中期的香港港口處理吞吐量分別按年跌2%及3.3%,相信至今仍未止跌。加上香港自2005年港口排名由第一位降至第六位後從未回升,香港港口已難以再做一哥。

兩大碼頭公司吞吐量每况愈下

太古A(0019)在2005年同年趁高以29億元將現代貨箱17.62%股權脫手,已預告行業前景轉淡。香港國際貨碼旗下工人在2013年發起罷工,投訴薪酬無增長兼工作條件轉差,是行業陷入困境的明證。碼頭經營商想進一步自動化減省成本,裁減人手必然要再面對罷工威脅,香港的吞吐量不斷萎縮亦降低了他們再投資的意欲。但這可能是個惡成循環,令本港碼頭競爭力進一步被削弱。

太古離場罷工風暴 反映行業困境

香港港口暫時尚恃著國際班輪往來頻密、可停泊運載逾2萬標準箱超級班輪,及裝卸效率高而聞名。但是過往因碼頭公司壁壘分明,致碼頭間運輸成本居高不下,並面對堆場及港區面積較細等挑戰。

香港要仿效長和旗下鹿特丹ECT幾全自動運作模式,看來十分艱難。今次過去30年在碼頭業如「死敵」的兩大陣營都要結盟,在不違反競爭條例之下,能怎樣自救,值得所有香港人關注。

[李曉佳 財經澡堂]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