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思明﹕港股估值吸引 慎糖衣陷阱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上期為大家從港股走勢去看2019年去向,至於基本面,又如何看待?恒指每點盈利(以下簡稱盈利)經過2015至16年明顯倒退後(圖1),2017年大幅回升,重返歷史新高,並於2018年進一步攀升,其間樂觀的情緒亦帶動券商不斷向上調整盈利預測。不過,隨着2018年初市况急轉直下,市場對下兩年度(2019、2020年度)盈利預測轉得保守,預測持續向下修訂,到第二季本年度(2018年度)盈利預測亦受壓,由高峰時預計本年度盈利將按年增長7%,至現時預料出現倒退9%。

截至上周五(12月28日),2018、19、20年度的盈利預測,已由今年最高位調低14%、10%及8%(圖2),預期這3年盈利分別下跌9%,上升10%及上升9%。儘管盈利預測下調的趨勢有緩和迹象,但尚未有見底回升,2019年有機會延續向下修訂趨勢,尤其是3月全年業績高峰期後,券商掌握更多數據後重新評估。值得留意,近兩次本年度的盈利預測下調周期為2014至16年初,以及2008至09年中,大約持續1年半至兩年半;今次只是開始了三個季度,盈利受壓料會持續一段時間。

港股估值吸引 主要炒作誘因

目前港股市盈率不足10倍,處於歷史低位,估值吸引相信將會是2019年炒作主題之一。不過,之前說過,港股先後經歷2008年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2011年恒指市盈率曾經低見只有約8倍,之後一直低迷,至今仍處於歷史低水平,如近10年平均約12倍,相比對上一個10年(1999至2008年)平均15倍低出兩成;2011年之後出現2015年港股大時代及2016、17年牛市,市盈率平均降至11倍。恒指市帳率亦然,2003年、2009年、2016年分別跌至1.4倍、1.2倍、低於1倍才見底回升。港股的估值隨着利率、風險溢價、企業或市場的成熟程度等因素不斷改變。

目前恒指市盈率不足10倍,無疑低於近10年或2011年以來平均值,但較2011年、2015年低位8.4倍、8.9倍相比,仍高出一成半至一成,當中沒有計及交易期間最低位,以及盈利下調因素,即使沒有創新低,只是跌至歷史低位,可能還有一兩成下跌空間,即可能下試23000點至20000點水平,下跌過程絕不易捱。因此,未來一年遇到市場以估值低窪或相對歷史水平吸引等原因炒作,要格外留神。

軟件電力內房盈利表現最勁

恒指表現只反映大環境,但個股及行業存在很大差異。據《明報》港股數據庫涵蓋約380隻股份,撇除沒有預測及極端數據(超過兩個標準差),有八成股份預料2018年度的盈利按年錄得增長,2019年度錄得增長的更高達九成;2018及2019年度盈利平均料分別按年增長16%及15%,保持雙位數增長,反映大市盈利能力不俗;不過,股份表現參差,如2019年度有兩成股份料盈利增長逾25%,有約兩成的盈利增長少於5%甚至倒退。

若以數據庫追蹤的30個行業來看,有七成行業料2019年盈利錄得雙位數增長,軟件服務、中資電力、內房表現最勁,預計增長約三成或以上;其次燃氣供應、航空、紡織及服飾、電訊及媒體等盈利料增長約兩成以上。除了軟件,其他行業都在2018年增長兩三成以上保持較快增長,在高基數下有相當大下調壓力。

軟件業的盈利預期由2018年度單位數增長,加速至2019年增長35%;新能源、零售及教育、綜合企業、航運物流、中資金融的盈利增長亦有望加快;科技器材更有望扭轉2018年倒退,恢復增長。反過來,能源業、金屬及礦石、建築及材料、公路鐵路、原材料預計經過2018年度較高增長後會出現放緩甚至倒退。公共事業、房託基金、地產相關等盈利未必太大變化,相信會繼續受到市場利率變化而波動。

持盈保泰 待大方向出現

總括近3期回顧及展望,走勢上,恒指於2019年初有機會延續2018年跌勢,甚至出現終極一跌,下試22000點,但那還「好辦」,因為資金重新洗牌、貨落強者,有利見底組織新升浪;若然繼續陰乾式下跌,一沉不起,低迷情况或持續一至兩年時間(詳看本欄12月28日一文)。一旦進入更漫長調整,今年大市的運行模式將不斷重複,即上半年恒指喘定築底時,湧現一些主題、行業或股份炒作,呈現強勢;下半年恒指尋底,強勢股也難免捱沽,血流成河(本欄12月27日)。

從估值來看,恒指估值下試歷史低位,跌至23000點至20000點水平或有承接;不過,因為估值相對歷史水平吸引而入市,而忽略了港股市場已經不同及企業盈利惡化等因素,將會是相當危機事情。經歷2016至18年先升後跌的升跌浪後,2019年的投資環境及方向變得模糊,前路不清,現階段只得持盈保泰,等待大方向出現。至於2019年選股策略,周三再談。

[劉思明 數據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