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陽﹕逢「9」必升 不要太一廂情願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人的記憶,不免帶有選擇性。過去一年,本港藝壇、政圈以至商界,多位巨星相繼殞落,港人左顧右盼,不免感慨這個曾經盛極一時的國際大都會,頗有人才凋零之嘆。再加上過去一年,無論是股市、樓市,國際政治、經濟以至本港的天氣,皆陰霾重重,難免令人情緒低落。

不過,客觀事實卻是,本港樓市經歷過15年的超級牛市,以年率計2018年很可能仍然是錄得升市。至於本港經濟,即使國際貿易爭端加劇,內地經濟結構調整未完,本港失業率仍然是屢見新低。而上述提及的多位政商界猛人離世,他們大多已屆古稀安享天年,港人應該為他們在世時為本港以至全球作出偉大貢獻而自豪。

港股裹足不前 明年市况難樂觀

若說最令投資者失望的,那很可能是過去10年一直裹足不前的港股,在1月份恒指創出歷新高後便急轉直下,而且跌勢似完未完,難免令人對明年市場展望不敢太過樂觀。

頗為巧合的是,2018年繼續重複過去30年逢8之年必逢熊市的命運。不過,讀者不妨往好處想,過去的3個10年,隨後的逢9之年,其實都是絕處逢生的年份。當然,在圖表的右方,永遠是不可知的未來。3個10年的巧合,在統計學上並不能構成具意義的趨勢。只是,人總要對未來有所期待,我們身處的這個花花世界,大多是由樂觀者所創造。

內房及港地產股 遠遠差於兩地樓市

當然,我們在抱最好的盼望之時,同樣必須有作最壞打算的準備。現時主流傳媒希望大家相信的,是中美的經濟及政治角力,將繼續困擾市場。為了挽救中國經濟,中國的政治領袖,很可能會再次凡犧牲上市公司股東的利益,讓利於民。然而,講到中國以至國際政治及經貿關係,我們必須要有自知之明,這些都是很難準確事先判斷發生時間及具體影響的灰犀牛,一般小投資者可以做的,就是盡可能避開這些容易受到負面影響且估值並不廉宜的行業。

然而,只要估值足夠廉宜,加上市場對相關負面因素早有心理準備,即使是長遠前景不太樂觀的行業,一樣可以為股東帶來可觀的投資回報。本欄想指出的是,由於2018年樓市見頂回落,幾乎是大部分市場人士(尤其是股票市場投資者)的共識,結果是過去10年,內房及本港地產股表現遠遠差於兩地樓市,造就了一個很明顯價值窪地。

美股見頂回落 難免拖累新興市場

展望2019年,最可能阻止新興市場復蘇的,是今年10月初才開始見頂回落的美股。這樣說,對很多新興市場投資者來說,可能感覺很不好受,因為新興市場在過去10年,其實都是跑輸給美股,但正當美股見頂回落之際,我們卻仍然繼續提心吊膽,擔心美股進一步的跌市,將本已頗為低迷的新興市場進一步拖落水。然而,美國作為全球經濟火車頭,核心地區經濟一旦見頂回落,邊陲的經濟體系,很難會獨善其身。因此,雖然從價值出發,明年中港股市其實不乏投資機會(從最近愈來愈多私有化事件,可見一斑),我們亦不能一廂情願地相信,明年港股會跟2009年或1999年一樣,由年頭升到年尾。

以立投資董事總經理 Vincent@vlasset.com

[林少陽 細味投資]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