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右岸Château Figeac的左岸風格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在表面步伐匆匆的中環,入夜後在眾多商業大廈高層的時尚餐館卻是另一番景象。雖然說在香港時間不多,總自認在香港小住期間既能享受昔日風情的小吃,也算是能追得上國際級廚藝大師在香港大展拳腳的新舞台。當從美國西海岸回流執業金融業律師Thomas說請我去皇后大道中80號新開張不久的Ichu晚飯品嘗,他特別帶來的美國「黑品諾」 (Pinot Noire),竟然把它當作是一家日本餐館。

剛好前段時間有酒商朋友介紹幾家波爾多列級酒莊紅酒,其中有Château Figeac 2007年的正牌,一直原封不動來不及打開一瓶品嘗。近年來Château Figeac屢獲紅酒雜誌追捧,相信會為晚飯增加話題,就順手帶一瓶赴宴。作為波爾多右岸Saint Emilion的一級B等列級酒莊的Château Figeac,是當地罕見的的古老酒莊,據說歷史可追溯到羅馬帝國,莊園在Saint Emilion村西北緊貼白馬酒莊。40公頃的葡萄園既有豐富鐵礦質的粘土特別適合種植梅樂(Merlot),更有以礫石為主的園丘,種植赤霞珠的一流風土。它的葡萄品種赤霞珠佔百分之四十,其餘品麗珠(Cabernet Franc) 及梅樂各佔一半。

「聽說美國酒評家羅‧派克(Robert Parker) 經常分不開波爾多左岸和右岸的紅酒,估計他運氣不好總是碰上 Château Figeac的緣故吧!」這家餐館裝修非常現代氣息,坐下不久已經座無虛席。氣氛非常熱烈,看來都是香港的優皮士族群,都是信息靈通人士,一早就受到飲食雜誌號召,來嘗嘗世界級的名廚Virgilio Martinez的秘魯名菜。「在Saint Emlion列級酒莊紅酒中,是罕見的用這麼高的赤霞珠比例來釀酒的,可說是左岸風格的右岸紅酒。」

這款2007年的Château Figeac絲絲果香,第一口感優雅細緻,有點可惜的是餘韻在口腔迅速消退,實在美中不足。香港時尚一族對新鮮事物的趨之若鶩,深感自己對於秘魯大菜也太欠缺認識了。酒過三巡,看來在一個多小時的短暫笑談中,Château Figeac已悄悄的失去了風采。

道指崩塌 早有先兆

近日朋友間熱論美國道指的崩塌,什麼MACD背離什麼死亡交叉滿天飛。事後諸葛亮當然增加飯桌上的高談闊論。從簡單技術分析來看,道指在10月上旬一根長陰跌破短期頸線,已經是一個警告;但市場依然沉醉在10年來的牛市和幾乎沒有成本的流動性大海中,對於市場的風險完全丟失了觸覺,以為香港恒生指數10月開始的下跌,雖然說幅度相當大,調整很快結束,部署摸底。上星期道指幾道長陰跌破1年來的「麥當勞大M頭」,是股市明顯的大轉折信號;估計這波下跌的目標是多少,最簡單的技術分析都有討論。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