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繹彬:內房佔GDP比例超高 風險驚人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聖誕節美國股市表現猶如瘋狂過山車,平安夜慘遭「熊襲」,可謂一點也不平安;但轉瞬間聖誕節假後又狂飈逾千點,瘋狂程度完全「冇路捉」。美股劣勢未脫,內部爭拗不斷,「停擺」事件風波尚未平定,另一邊廂,特朗普對財長梅努欽及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又諸多挑剔,擺出想「炒人」的架勢,加上美國科技股已現爆破風險。美股衰勢必累及亞股,港股在今年尚餘的半天交易,相信難以力挽狂瀾,傳統的粉飾櫥窗效應已近乎失效,年底收市只望可保住25000大關。

展望來年,前景未容樂觀,除了爭拗無日無之的貿易戰、環球經濟面臨下行風險外,科技股步入熊市,2019年未揭新頁,已顯露潛在的幾宗黑天鵝事件。

筆者早前亦分析過加息、貿易戰等影響,在此不贅,反而筆者想花少許篇幅在貿易戰的後遺症會令到中國收緊銀根導致中國樓市及債務問題接踵而來。一直以來,中國人都依賴投資房地產來儲存財富,特別是中央放水及鼓勵農民工購房後,開始漸漸衍生不少問題,尤其是將大部分財富聚集於房地產中,並未有為整個社會的物質和服務質素帶來躍變,如果不再改善,長遠會出現樓房供過於求的情况,但社會生產力、人民生活質素並不一定有大大提高。

有數據指出,至今年九月,居民淨儲蓄開始持續下降,按年減幅達6.7%,加上今年中國房地產總市值已超過300萬億人民幣,就即是中國GDP的4倍,相比起當年美國、日本樓市爆破時,其房地產總市值亦只有兩倍,這並不代表財富增長驚人,相反它意味着中國經濟及金融市場潛在的風險有多高,因為一旦中國房地產市場爆破,將大大削弱市民的消費力及儲存的財富。

市民政府負債纍纍 留意內地債務經濟

由此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就是中國債務危機,當然房地產亦不是導致中國債務危機的單一因素,畢竟中國要保持高增長經濟,依靠債務去支持及發展必不可少。正因如此,由個人到企業,甚至地方政府的舉債愈來愈多,更有非官方數據顯示,因為中國存在大量影子信貸的問題,很難真正道出其借貸規模,但料中國國債佔GDP的3倍。原本就已經負債纍纍,再加上在貿易戰衝擊下,中央政府又再決定鼓勵銀行增加放貸,並再次允許地方政府展開大型建設計劃,這債務經濟已在多方面積壓甚深,猶如一個計時炸彈一樣,所以「去槓桿」還是「保GDP」卻成了中國政府兩大難題。若再幾度發生如早前的P2P爆煲、企業違約等事,已足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中國在世界經濟佔的比重,屆時不但重創中國經濟,亦會拖累全球,因此投資者不僅要關注中美貿易戰的動向,更須時刻謹慎留意中國債務經濟。

耀才證券行政總裁

[許繹彬 港股通才]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