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宗永﹕特朗普之後 還有特朗普主張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28日

【明報專訊】聖誕節假期和家人出外滑雪,在雪山上看了十多天美國電視,得到一些啟發。CNN經年都在罵美國總統特朗普,看也看得有點膩;香港銷路最高的兩份報章,都以能罵特首見稱,這絕對是香港蕞爾小島文明之光。

12月20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辭職,CNN視之為特朗普上任以內最黑暗的一周。馬蒂斯為強硬派,甚得保守共和黨人歡心,他曾經因為對伊朗立場過激而被時任總統奧巴馬換職。在他公開的辭職信中,他表明與特朗普不和,並且覺得特朗普的做法失義於盟友。支持他的人認為他請辭是大丈夫所為,遠比在報紙登一篇匿名的OP-ED,又或以家庭原因求去,來得光明磊落。

中國崛起自然會遭西方圍堵

早一天,聯儲局主席鮑威爾逆特朗普的意思,宣布加息。其實加息是市場預期之內,但白宮和聯儲局之間的嫌隙,令市場失去信心,股市應聲下挫,道指和標指曾經出現上世紀30年代大衰退以來12月份的最大跌幅。其實這些剪裁式的統計數字,意義不大。過往12月份長假期及基金經理一般都已經埋了數,動作不大,波幅亦比較窄。說到底,12月份的跌幅又是否比其他月份重要呢?

美國上月的中期選舉和多次的民調都顯示,無論特朗普在主流媒體中的聲譽是如何的差勁,他的「鐵粉」仍然是堅貞不渝。特朗普推行的一些政策,例如抗衡中國崛起,是有一定數量美國人民支持的。如果我是共和黨人,我絕對會考慮如何去掉特朗普而保留受歡迎的政策。因為要在下屆總統選舉中勝出,不可以單靠特朗普的「鐵粉」,如果特朗普將所有中間游離票都趕走,共和黨便沒戲了。

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國策發生了很多劇烈的改變,很多人都將關注點放在特朗普身上。當初,大家相信在這個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裏會存在制衡,但事後孔明,美國總統的權力仍然可以很大。

另一方面,很多讀者昧於國際形勢,以為所有問題都是特朗普的問題,其實中國的崛起和她與西方截然不同的意識形態,惹來西方的關注,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有沒有特朗普,圍堵中國情形最終都會發生。大家也應該準備一下後特朗普時代。

[張宗永 翼之聯想]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