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紹榮:老鮑放鴿 美經濟現隱憂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日

【明報專訊】上周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突然「放鴿」,由早前聲明美國利率「距離中性水平仍有一段距離」的看法,改為「僅是略低於中性水平」,暗示加息步伐放緩或加息周期將近尾聲,市場隨即修改明年美國預期加息次數,由原先的3次下調為1次。

受特朗普施壓說法難以置信

對息口走勢敏感的貨幣市場,首當其衝受影響,美匯指數稍微下跌,跌破97關口,但美元長遠升勢未見明顯逆轉。當然最受惠的仍是美國股票市場,受消息剌激,美股扭轉近期頹勢,雄風再現。

鮑威爾為何突然「轉軚」,確實耐人尋味。如以美國主要經濟數據作參考,確實無重大轉變,目前美國失業處低水平,經濟仍在增長,通脹亦偏低,因此鮑威爾並無需要「改口風」。至於小道揣測,鮑威爾怯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淫威下而妥協,就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皆因任憑特朗普如何不滿聯儲局利率政策,極其量也只是隔空謾罵,反正鮑威爾任期還有3年多,比特朗普餘下任期還要長。

綜合多方考慮,鮑威爾之所以「轉軚」,似乎與企業信貸成本,以及經濟前景並非如市場預期般穩健有關。根據聯儲局11月會議紀錄顯示,與會者擔心非金融行業的高負債,尤其是槓桿貸款居高不下,使經濟更容易受到衝擊。事實上美國經濟隱憂,可從美國長短期國債(即10年期對比2年期)息差反映出來,近年兩者息差不斷收窄,現時息差僅約0.2厘。

美長短期國債息差不斷收窄

一般來說,短債孳息率主要取決於聯儲局的利率政策動向,而長債孳息率則更多地反映整體經濟的健康程度。根據過往經驗,每當美國長短期國債息差縮窄至出現負數時(即債券孳息曲線出現倒掛現象),美國經濟增長便已接近尾聲。而此一說法並非子虛烏有,2008年、2001年、1988年均出現負息差,這些年份都是美股崩塌的時期。由此可見,鮑威爾極有可能是基於對美國經濟前景的憂慮,而作出「改口風」的決定。

跨國保險集團

前亞洲區投資管理總監 / 現職財經教育公司總裁

[謝紹榮 老海鮮周記]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