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祥祺老闆邊按寫字樓 邊替巨宅急找數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29日

【明報專訊】資本市場瞬息萬變,深圳祥祺集團董事長陳紅天,2016年像從石頭爆出來般突然瘋狂在港「掃貨」,之後卻又突然沉寂,不過日前莊士(0367)一則不起眼的通告再次見到他的蹤影,事涉他兩年前豪擲21億元向莊士購入的山頂大屋,近日突然要求提早一年找清尾數,甚至表明「唔使裝修、唔使驗樓」,令筆者好奇他突然急於完成交易,所為何事?

陳紅天2016年收購歌賦山道15號屋地,佔地18,469方呎,地皮獲批可建一座6層高實用面積約9212方呎的洋房,以收購呎價約22.8萬元計,創當時香港新高。當時約21億元收購作價中,除部分以深圳羅湖物業「以物易物」外,其餘16.8億元以現金分3期支付,當中已支付首期6.3億元,最後一期原定2020年初支付。

不需裝修驗樓 尾數減價7000萬

不過莊士新通告,卻指陳要求修改協議,首先兩期尾數改為明年初一次過找清,而原本莊士包辦起樓及裝修,完成後要提供驗樓期、賣家責任期,陳紅天如發現有損壞或不足可以「執漏」,但新協議卻取得入伙紙後立刻收樓,裝修驗樓統統不要,莊士亦表明此舉節省公司不少開支,於是樂意尾數減價7000萬元完成交易。伴隨這兩項改動,筆者又稍稍查了一下,陳紅天兩年前用45億元向會德豐(0020)收購的紅磡One HabourGate(現時已改名做祥祺中心),剛剛在上周被陳用於抵押貸款,借了多少不知道,不過配合上面莊士的通告,貸款用途就很明顯了。

綜觀陳紅天的一系列操作,可以肯定的是他真的很急於完成交易,試問一般人買樓都會小心驗樓,一擲20億買樓卻可以不用驗樓不用裝修,到底背後是甚麼原因?是陳紅天有需要急於使用此物業,還是別有內情?現階段可能要問陳本人才知道。

中資企業資金鏈緊張 紛賣殼賣產

另一邊廂,不少中資、即使是上市公司最近資金鏈都頗為緊張,個別背景獨特、一鳴驚人的集團更是急速收縮,像海航、華融、華信等就不斷賣樓賣殼賣資產。僧多粥少之下,陳紅天急於「埋deal」的背後,又是否希望趁樓市還「頂得住」盡快脫手?股神巴菲特有句名言「水退方知誰赤裸」,現在水正開始退,筆者暫時仍難判斷近年在港大手掃樓的投資者實力如何,或許要待水退得再多一點,才能有一個比較確實的結論了。

[李曉佳 財經澡堂]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