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大MBA陳鳳翔:買企業債勿只看息率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9日

【明報專訊】美國聯儲局今年積極加息,美債價格持續下跌。隨着市場預期美國加息步伐將於明年減慢,美元債券投資價值是否已經重現,成為退休人士資產配置中的理想收息工具?香港城市大學工商管理(MBA)課程項目協理主任陳鳳翔(圖)建議,如作為收息工具,美元企業債較為合適。

撰文:李凱茵

市場普遍預期,美國今年底再加息一次後,明年將會放慢腳步,視乎經濟發展而定。陳鳳翔表示,隨着中期選舉塵埃落定,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為爭取共和黨選票而作的不合理、不顧一切的言論和動作都會緩和下來,回歸理性,相信有利經濟發展。然而,當減稅對推動經濟的正面效應被消化後,市場難免會把焦點重新投放到不斷增大的財赤之上,令經濟蒙上陰霾之餘,美元和包括美元債券在內的美元資產亦難免受壓。

市場焦點將重投美國財赤

另一方面,市場對尋找取代美元貨幣的聲音正在增加,例如被美國制裁的伊朗以歐元及人民幣取代美元,那邊廂俄羅斯油公司又拒絕買家使用美元結算等等。陳鳳翔表示雖然只有零星行動,但當這些聲音經過長時間的累積,慢慢就會形成部分基礎,產生出機制。即使不會完全取代美元,但只要重要性減低,美元和美元資產都同樣會受到衝擊。陳鳳翔一再強調,美國財赤和美元重要性等屬長期的負面因素,短期至3年內未必會浮現,預計美國經濟明年仍然向好。

美國10年期債券價格在加息周期中持續下跌,孳息則在升穿3厘後持續上升,本月初曾突破3.2厘再創7年高位後稍為回落。美國孳息走向,除了受到經濟與息口影響,反映發債機構信貸風險的信貸評級亦會有很大影響。陳鳳翔指出,如以經濟角度分析,美元債券是可取的投資。然而,若以信貸風險的角度分析,由於美國經濟和美元長遠而言有隱憂,所以,短期持有美元債券較長期持有安全。當然,私人投資者只要堅持持有至到期,不介意期間債券價格的起落,純以收息工具來說風險問題不大。然而,其中必須注意的關鍵是發債機構會否有倒閉、違約或拖欠債款的可能。

須分析發債體信貸風險

「個別企業,例如一些內地房地產機構,以高達10厘甚至以上的息率發債。如果本身沒有問題,有誰會願意以這麼高的成本去借貸?」陳鳳翔提醒投資者,選擇債券不要只着眼息率高低,分析發債體的信貸風險亦十分重要。最高評級的主權債券只有2厘左右的息率,陳認為倒不如去銀行做定期存款;沒有評級的垃圾級債券,回報雖然吸引,惟信貸風險亦高,投資者要三思;具有高評級的實力企業債券,息率和風險而言都較適合退休人士等的私人投資者。

至於債券年期的選擇,陳鳳翔就認為要視乎投資者的資金需要。理論上長年期的債券息率會較短期債的高,但如預期資金在4至5年後就要動用,那就只適宜買2年或3年的短期債券;如預期退休後期才有需要動用的長期不動資金,則有條件投資中長期如5至7年期的債券。由於債券的彈性不大,所以不宜以流動資金作投資。

[退休綢繆]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