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順威:三大因素推低油價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9日

【明報專訊】石油價格向來是市場關注的一個焦點。油價太高會引起通脹威脅,油價太低又會引起通縮的憂慮。而且油價往往牽涉中東政治,使到石油價格問題不單只是一個經濟題目。

石油價格由2014年的每桶107.73美元高位最低下挫至2016年2月的26.05美元,然後輾轉回升,今年初由60美元附近起步上升至10月5日的76.9美元。市場憧憬美國對伊朗採取禁運會引致石油短缺,當其時看石油升上80美元至100美元的大有其人。豈料就在這時間,石油急挫,在11月跌穿60美元。促成油價下挫的包括以下因素:

(一)政治因素:特朗普一直批評沙特阿拉伯和石油出口國組織的油價政策。美國的強硬外交政策對油價造成一個政治天花板。今年石油價格的走向其實很受政治影響。首先是石油出口國組織和俄羅斯達成協議限制產量,成功地推高了石油價格。在這段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經常批評石油出口國組織的高油價政策。在7月時候,這個政治壓力似乎有了成績。在特朗普和沙特阿拉伯國王通電話之後,油價開始下滑。石油出口國組織和俄羅斯同意增加石油產量,更造成油價壓力,油價最低跌至64.4美元附近。但是之後沙特阿拉伯透過不同渠道向投資者吹風,表示石油價格難以壓抑,再加上伊朗禁運的壓力使石油價格又再回升。

油價水平 俄美似達共識

而引發11月油價急挫的誘因又是一個政治决定:美國放寬伊朗石油禁運,容許八個國家或地區得到豁免,不過未有公布名字。市場猜測可能包括中國、印度、韓國、土耳其、意大利、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日本。美國豁免伊朗石油禁運地區可能比市場預期更為廣泛,Facts Global Energy分析中國和印度得到65萬至70萬桶豁免,韓國13萬桶,總計可能達到120萬至170萬桶,等於伊朗10月份出口量,使整個石油供求失衡問題得以解決,因為現在環球剩餘生產量大概是每天150萬桶。放寬伊朗石油禁運直接將石油好友估計的石油緊張情况改變。前周更有消息傳沙特阿拉伯智囊研究石油出口組織解體,增加了油價的不穩定。

上周沙特阿拉伯宣布12月份減少石油出口大概每日50萬桶。這是近月油價下挫之後,石油出口國組織首次具體作出反應。但俄羅斯能源部長則表示很難說明年是否會出現石油供過於求,需要等待一些時間來看看市場發展。特朗普跟着立即批評,反對石油輸出國組織減產,說根據供應油價應該更低。

油組國在上周表示石油出口國組織及其盟友將會削減石油生產每日100萬桶以平衡市場。但俄羅斯普京表示可以接受最近和接近70美元的油價。俄羅斯的態度似乎是與美國達成一些理解。

美國將主導供應市場

(二)供求因素:美國作為石油生產國的地位愈來愈重要,直接影響石油供求。美國現在已經取代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石油生產國。美國能源局估計2019年美國每日原油生產會超過1200萬桶。今年8月時候,美國石油生產已經上升至破紀錄的1134.6萬桶,比過去12個月上升了破紀錄的200萬桶;同一時間,俄羅斯只是生產了1121萬桶。此外,在11月初兩周,美國石油存貨持續高於預期,引發市場擔心石油需求放緩。好像11月7日一周,美國能源局公布石油存貨增加578.3萬桶,預期增加200萬桶;11月14日一周石油存貨增加1027萬桶,預期增加320萬桶。國際能源組織估計到了2025年,美國將會佔環球石油生產量一半,2040年更會達到75%,天然氣產量40%。美國石油生產主要來自頁岩油田,由現在的水平增加一倍至920萬桶一天。產量增加自然不利油價。石油出口國組織本身也估計2019年石油需求會下降,原因是環球經濟放緩及其他供應增加,即使每日減產100萬桶也不能解決存貨過多問題。

能源股跑輸 市場不信油價可高企

(三)技術因素:油價今年在每桶58美元至77美元之間上落,80美元成為一個心理關口,60美元附近是一個支持。油價在7月和10月兩次升破73.56美元的風險線,但都未能守穩其上確認升勢。油價跌穿周線技術支持位60美元會引發斬倉。特別的是今年石油價格上升,但是能源股一直持續落後。這個背馳反映市場對油價升勢抱懷疑態度。此外,投機期貨倉的期油長倉雖有減少,但仍有很大的下降空間,造成沽售壓力。

shunwailee@hotmail.com

[李順威 牛熊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