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定民企貸款指標 被謔稱「大躍進」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5日

【明報專訊】中國銀保監主席郭樹清上周三向內地銀行業扔炸彈,說「初步考慮」要求對銀行向民企貸款設立「一二五」指標,即大型銀行要佔整體新增貸款的三分之「一」,中小銀行要佔三分之「二」,3年後要佔新增貸款的「五」成,要知道內銀一向擔心借錢予民企,會影響資產質素,有學者甚至動用敏感詞「大躍進」形容這個措施,造成信貸市場更大扭曲,可見這番話幾乎把市場嚇傻。

近月內地財金巨頭頻頻出巡安撫民企,源於9月初一篇引起廣泛討論的文章建議「私營經濟退出市場」,配合近年國企壯大收編民企、阿里巴巴主席馬雲鞠躬下台等新聞,引爆對民企退場的擔憂。政府一如既往,以「政治運動式」的方法解決問題,除了最高領導人力撐穩定民企,同時動員銀行等金融機構下達多少百分比民企貸款、多少個億的民企紓困基金等指標。

高風險下又不能高息 銀行難做

大躍進可說是共產黨永恒的痛,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在1958年為加快社會主義建設,以政治運動方式動員整個社會生產鋼鐵和糧食,設定不能達到的硬指標,由於當年「反右」運動剛完,不少敢於批評政府的知識分子被劃為右派遭受打壓而噤聲,結果這個舉全國之力推動的運動,不但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各地虛報產量、粗製濫造情况不勝枚舉,徒勞無功的做法造成嚴重經濟浪費,間接引致後來1959年爆發為期3年的大饑荒。

雖然今日政府對監察經濟數據、掌握經濟政策比當年更嚴謹,應該不會出現民企貸款「放衛星」而令經濟崩潰,不過以指令解決問題的做法依然存在。民企信貸風險較高,銀行收取較高利息無可厚非;不過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周又要求,小微企業貸款利率今季要比首季降1厘,在現時經濟放緩,違約信貸風險開始上升,銀行豈不兩面不是人?

銀行集中借優質民企 市場更扭曲

事實上,今年「央媽」4次降準、放寬中期借貸便利(MLF)抵押品增加小微企業貸款,不過今年10月份社會融資增量卻大幅放緩至7288億元人民幣,創逾兩年新低,都反映了銀行對借錢給企業是何等審慎。

其實過去銀行有辦法應付增加小微貸款的要求,例如縮減整體企業貸款規模以提高小微貸款比例,要求小微企業東主作擔保等。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往往會造成惡果,難保有銀行為同時滿足風險規避和政策要求,加碼向本來不缺錢的優質民企集中放貸,造成不同信用評級民企有套利空間,造成更大的扭曲,甚至可能重回中央「去槓桿」之前,湧現大量市場套利行為。

歸根究柢,中國多年來倡導市場化,四大國有銀行及上市股份制銀行,皆號稱以市場方式運營,需要向小股東負責,政府繼續以行政指令模式要求銀行遵命,豈不又在支持「民營經濟」要跟長官意志行事,削弱以市場分配資源的機制?

[李曉佳 財經澡堂]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