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國會陷僵局 升市無厘頭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2日

【明報專訊】美國國會中期選舉當夜(即本地時間11月7日早上),傳媒邀請王弼直擊點票,那是一個時事節目,主持人第一個的問題就是為何香港人那麼關心美國的中期選舉。道理很簡單,特朗普一個推特,有本事把恒指踢上1500點,可是中央派出「四大護法」推銷A股,說到牙血盡出,股民仍是半信半疑,連愛國愛黨的北水都戀慕美帝,叫香港人人心回歸更難上加難了。

更奇怪的是,選舉結果出爐,美國國會陷入所謂僵局(Gridlock),港股曾大升逾400點,理據是侵叔輸掉眾議院,必然要在中美貿易戰上跟北京妥協云云,我就知這就算不是假新聞,也不會太真。美國選舉說起來不算複雜,但我敢打賭,99%的香港人不會明白美國整套政治制度的1%,就算看上來是有識之士,甚至曾在美國留學,對這個美國製造制度、黨派之間的微妙關係,也不是太清楚。例如,許多評論說到民主黨可以透過眾議院制衡侵叔的對北京貿易政策,就是天大的誤會,因為從第一天侵叔對鋼鋁進口徵稅,又或是透過301法案向中國500億美元進口徵稅,都是透過現有法例賦予的權力,壓根兒毋須現屆國會再次通過。說到王弼對美國政治制度的深入認識,要歸功於在智庫獅子山學會全職工作時,跟孫柏文和其他同事長時間討論美國政治制度,由240年前美國開國談起,獲益良多,其後亦透過學會的國際網路,跟英美歐洲的資深右派思想家建立深厚的個人關係,有這種對美國制度認識的人,我夠膽認屎認屁,在香港實在不多。

民主黨無力制衡侵叔貿易政策

無論如何,既然陷入僵局的國會不會導致中美貿易關係改善,港股在中期選舉後的升幅全數回吐甚至跌凸,就一點也毋須驚訝。其實何止港股,美國標普500指數在選舉後大升約4%也是無厘頭的,因為國會分治,意味侵叔進一步的財政刺激政策(例如減稅2.0)落空,所謂的兩黨結盟(Bipartisan)基建刺激政策,雙方都肯定是打嘴炮而已,民主黨又怎會傻到在2020總統大選前幫侵叔一把創造就業?可以預期,民主黨未來兩年,只會利用眾議院的權利,不斷調查侵叔,侵叔確實有被彈劾的可能(但我再說一次,一定不是通俄,可能是過去做生意時逃稅等問題)。美國政府陷入紛亂,若聯儲局堅持加息,再踩侵叔一腳,大家還是不要對美股過分樂觀。

中期選舉結果對貿易戰的影響甚微,美國對北京的取態,是以國家安全理由,還是只是見錢開眼,繼續是本月底G20習特會貿易討論的關鍵。

美政府將陷紛亂 美股虛高

最近,有兩個發展令我不太舒服,第一是技術上已進入熊市的油價,是否因為中國經濟持續疲弱所導致;另外,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通用電氣(GE)不斷下跌,如此下去,會否引起系統風險。總括而言,如果讀者認為侵叔只是見錢開眼之輩,G20峰會後中美和好如初,中美經濟得以重振,以上問題自然迎刃而解;但如果深信美國是基於國家安全理由針對北京,恐怕11月初以來的反彈,死貓彈而已。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fb.com/buytillsuspension

[王弼 投資王道]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