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戰走向 基金界分歧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2日

【明報專訊】基金界對是次美國中期選舉對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意見分歧,宏利資產管理亞洲區(日本除外)股票投資部首席投資總監陳致洲預期,目前美國國會分治,將令特朗普對中美貿易關係的處理更多樣化;施羅德投資首席經濟師Keith Wade分析,雖然特朗普也會尋求與中國達成協議,但他同時要考慮,其很多支持者都認為加徵關稅屬他所鼓吹的「美國優先」政策的必須部分;百達財富管理美國高級經濟師Thomas Costerg則認為,民主黨亦會支持特朗普的強硬對華政策,預料中美關係將繼續令人緊張不安。

宏利陳致洲:國會分治 美對華政策趨多樣化

在夏季和初秋競選季度期間,中美關係和關稅戰可說是美國政府議程的一大焦點。然而,選舉結果預示政府焦點較為轉向國內問題和潛在政治僵局,理由有三個:民主黨現在有能力通過或阻止立法,美國的政治焦點將轉向2020年總統大選,而美國經濟亦將日益面對挑戰。

當中,儘管美國目前經濟強勁,但踏入2019年,美國經濟料開始跟隨環球經濟增長輕微減速。美元亦將因此逐步掉頭回落。這種發展應利好新興市場,尤其是本年至今股市回報一直被美元走強拖累的亞洲新興市場。

另外,中期選舉結果應對中美貿易關係起緩和作用。截至目前,中美貿易政策的方向均由特朗普政府決定。隨着管治風格和意見不同的民主黨取得眾議院控制權,國會分治的局面,將會令中美貿易關係的處理更多樣化及按部就班。

施羅德Keith Wade:經濟應講和 政治難讓步

是次美國中期選舉結果令人對民意調查挽回些信心,因為一如調查所料,民主黨重奪眾議院,而共和黨則繼續控制參議院。傳統智慧認為,國會分治的局面有利股市,因為這樣可阻止政客對經濟作出干預,不過,美股早前已因為特朗普稅改及放寬監管而錄得可觀升幅。

向前望的話,是次國會分治將令美國經濟的財政政策刺激減少,因為民主黨不太可能支持進一步稅改,這會令現行刺激政策效力淡化後無以為繼,令2020年美國經濟增長乏力。民主黨仍有可能就基建開支與特朗普達成協議,但假如規模大到幫助特朗普在2020年連任總統的話,相信他們會感到猶豫。

既然以財政政策刺激經濟增長面對潛在阻力,特朗普可能轉為聚焦貿易政策,尋求與中國達成協議,避免貿易戰帶來的破壞擴大。在經濟層面,上述行動符合邏輯,但特朗普要衡量這樣會否減少其政治上可以賺取的好處,因為特朗普很多支持者都視關稅為「美國優先」政策的必須部分。

百達財富管理Thomas Costerg:中美關係續令人不安

在未來兩年,貿易政策料屬特朗普施政重點,而部分民主黨議員亦會策略性地支持他的強硬立場,特別是向中國加徵關稅,例如俄亥俄州參議員Sherrod Brown像其在美國中西部和五大湖區組成的老工業區「鐵鏽地帶」(Rust Belt)的民主黨黨友一樣,呼籲在貿易上強硬對付中國,Brown在2004年著有《自由貿易的迷思》(Myths of Free Trade)一書。

在中期選舉以後,相信中美關係仍會像之前一樣令人緊張不安。雖然預期中美會開展談判,特朗普亦希望就貿易問題與中國達成協議,故中美兩國領導人在本月底將在阿根廷20國集團(G20)峰會上會面,並且為以後的談判製訂框架,但在協議達成前,美國在未來幾個月仍會向更多中國產品加徵關稅,藉此向中國施壓。

美國繼續對中國硬強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美中貿易逆差近月正在惡化:而即使美國進一步向中國加徵關稅,影響料屬有限,最近進行的商界調查顯示,強勁的本土因素繼續抵消有關關稅的影響。

明報記者 葉創成

[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