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新強:彭斯參院共和黨領袖McConnell 才是中期選舉最大贏家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0日

【明報專訊】周三晚在電視上看到前所未見的一幕真人秀。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後,在白宮舉行罕有的正式記者招待會,整個氣氛異常緊張,開始第一個問題來自CNN的Jim Acosta,問特朗普有關選舉時共和黨以Honduran Caravan invasion(非法移民入侵美國)為題的電視廣告,是否故意煽情和誇張。特朗普感覺到當天記者來意不善,他也沒有客氣,馬上還擊,拒絕正面回答問題,只不停辯駁這些人並非演員,全都是真正的非法移民。Acosta就咬着不放,不斷重複的問,再續問特朗普會否擔心通俄門調查,逐漸演變成吵架,特朗普叫他停止和坐下,他都不理。最後一名白宮女見習生過去企圖搶走他的話筒,他仍死拿着不放,到第三次才勉強放開。特朗普的臉色愈來愈難看,四處踱步,左顧右盼,差點以為他會叫Secret Service保安人員把此記者逐出場,甚至釀成暴力事件(事後Acosta的白宮通行證已被暫停)。

開場已是這樣,後面長達一個半小時的記招仍充滿火藥味,特朗普對傳媒的態度充滿敵意。相反看得出來,傳媒對特朗普的態度也已完全改變,連一點基本的尊重都沒有,不止對個人,連總統的尊崇地位都彷彿受到挑戰。另外一名記者更直接問特朗普為何故意挑撥離間美國人民,更誣衊傳媒是「enemy of the people」(人民的敵人)!

為何白宮記者團突然變得如此不客氣,甚至充滿侵略性(aggressive)?答案很簡單,雖然特朗普自誇在中期選舉中取得「tremendous success」(重大勝利),但正如我兩周前所說,大家都已看到特朗普流出的第一滴血。白宮記者團猶如鯊魚一樣,當嗅到水中的血就變得亢奮,開始攻擊,噬食可憐的受傷者。

特朗普流第一滴血 記者亦不客氣

其實中期選舉結果不算出人意表,這本身就有點出人意表,因為2016年總統大選時的大部分民調都是錯誤的。不知是否民調的方法改善了,被訪問者較願意講出真心話,還是俄國真的減少了干擾選舉,或facebook和其他社交平台的防止黑客入侵技術進步了,總之選舉結果跟過去兩個月的民調預測,頗為接近。

另外有兩個因素有助確保選舉結果跟預測的落差較細。最重要的是民主黨人不敢再次掉以輕心,重蹈2016年的覆轍。上次致命錯誤就是投票率太低,只有56%,很多民主黨支持者都可能以為贏定,結果沒有出來投票。所以今次民主黨全力落區谷選票,盡力鼓勵年輕人、女性和少數族群出來投票,結果奏效。一般中期選舉投票率很低,只約40%,2014年那次更只有39%,但今次竟然高達48%,已非常不錯。再說一次,美國選舉制度非常不公平,Electoral College(選舉人票)制度加Gerrymandering(劃分選區),有如高爾夫球的handicap制度,如民主黨要勝出的話,一般要贏多7%以上的普選票!

另外一個影響到選舉結果的因素可能是10月美股調整。本來美國經濟表面上那麼強,GDP達3.5%,失業率只3.7%,理應對執政黨非常有利才對。所以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先稍為推高10年債息至3.2厘,製造一點市場恐慌,美股應聲大跌一輪,納指調整幅度曾超過10%。周三大力反彈2%,但再創新高極不容易。跌市最重要推手包括瘋狂唱好美國經濟的聯儲局主席Powell,華爾街有犧牲精神的民主黨支持者。中國外匯儲備連跌3個月,10月更減少330億美元,估計來自罷買和沽出小量美國國債,也算聊表寸心吧!

民主黨汲取教訓 全力谷票

老實講,這次選舉,特朗普不可算是一敗塗地,他御駕親征助選的幾個州份,如佛羅里達州、喬治亞州和俄亥俄州等,當地的共和黨員都有受惠,三個州長寶座都歸共和黨,但整體來說,民主黨增加了7個州長勝利。共和黨的最大勝利在參議院,反而增加了2至3席位(有些地區仍在點票),鞏固共和黨的優勢,非常難得,是100多年來首次跟眾議院的走勢相反。

但共和黨最重要失利當然是在眾議院。民主黨增加了約28席位,總算奪回眾議院控制權。其實這個結果也只能算差強人意,絕非選前所講的blue wave,在過去100多年的中期選舉,執政黨平均都會失去32議席,今次已算不錯。今次選舉也體現了班農(Bannon)所說的Anti-patriarchy或#MeToo運動的威力,新一屆眾議院將有100名女議員,遠超84名的舊紀錄,包括美洲原住民、同性戀、信奉伊斯蘭教的和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女議員。

如特朗普是一名「正常」的總統,眾議院易手未必很重要,甚至對下屆重選有幫助,因為有人分擔政策錯誤的責任。克林頓和奧巴馬都是好例子。但特朗普無數醜聞纏身,通姦掩口費、逃稅,和最重要的通俄門等等,所以民主黨重掌眾議院多個重要委員會的控制權,包括財政、情報和司法等,擁有很大的subpoena(傳召)和調查權力,對特朗普威脅極大。 選舉前民主黨領袖如Nancy Pelosi等很聰明,故意說彈劾特朗普並非他們的首要任務,他們最在意的是醫保、基建、保護社會福利和環保等問題。但現在選舉完畢,CNN和其他傳媒整天在討論的都是如何調查特朗普。

炒司法部長 反映特朗普憂心忡忡

特朗普有多擔心是很明顯的,選舉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終於炒掉司法部長Sessions,換上忠心於特朗普的Whitaker,順帶連負責Mueller通俄門調查的副部長Rosenstein都調走,即是作好隨時下令停止通俄門調查的準備!Sessions下台後煩惱或才剛開始,因他也曾跟俄國人士接觸過,隨時被拖下水。

特朗普必將重組內閣,從中或可看到一些政策改變的眉目。除Sessions外,商務部的羅斯(Ross)、國防部的Mattis、內政部長Zinke和幕僚長Kelly等都很大機會離開,傳聞還有很多其他人想走。要留意換來的是怎樣的人,在經濟、移民、貿易和外交上會是較鷹還是鴿派呢?連有否具能力之士願意加入都是個問題。在記招上特朗普自誇他的白宮是一個「Hot Place」(熱門工作地方),事實上可能只是一個無人想進的「Hot Kitchen」(熱廚房)。有些人給想進白宮工作的人的建議是:「Lawyer up」(請定律師)。

特朗普一邊對Pelosi伸出橄欖枝,說希望能跟她在立法上合作,但也警告如國會對他展開調查,將視之為「War-like posture」(打仗姿態),將採取報復式調查。如特朗普真的干預調查,必引發一場憲法危機。年底前國會需要提高財政上限,特朗普計劃把墨西哥牆撥款綑綁在一起,能否通過將是一次共和/民主黨合作的考驗(新國會議員1月才上任)。

其實這次選舉的最大贏家,甚至可說操控特朗普生殺大權的是參議院的共和黨人,尤其是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cConnell),和副總統彭斯,他在參議院也有break tie(支持及反對票平手時的投票權)。如要罷免總統,需要參議院66票的超級多數,必須大量共和黨人倒戈相向才能成功。

特朗普最聰明的政治決定是用共和黨人的身分參選,因為對手較弱。但大家要知道他並非一個真正的共和黨人,大半生都是支持民主黨的。這次選舉後,他更點名譏笑那些拒絕他助選而落敗的共和黨參選者,對改善跟主流共和黨人關係,毫無幫助。

特朗普與共和黨非同路人

McConnell等人將考慮特朗普還有多少利用價值、選舉後特朗普的民望變化,以及所有調查得出來的指控和證據有多嚴重。現在為時尚早,仍需觀察。 McConnell或將扮演造王者角色,彭斯更可因而登上總統寶座。彭斯是個城府頗深的人,在最近記招上,特朗普當眾問他願否在2020年再跟他搭檔參選,彭斯交足戲,馬上站起來say yes。

外交上暫時特朗普不應有太大變化,有人擔心他為了爭取國人支持而變得對中國更苛刻,再次變臉,收回早前釋出的一點點善意,甚至恐嚇取消月底阿根廷峰會。我認為可能不大,因為選舉結果證明特朗普的鐵粉已非常支持他,所以沒必要再討好他們。反而如他想有機會連任和避免彈劾,其實他更需要的是擴大他的支持者群眾。很多民主黨人和更多的傳統共和黨人都是支持自由貿易的。他更需要搞好經濟,希望股市再創新高,因此不可讓貿易戰導致經濟衰退。

民主黨關心內政多於貿戰

中國人現在染上self-victimization(自我受害症),認為民主黨跟共和黨都是一模一樣,都是無理針對中國。無疑在過去半年,民主黨對中國的態度也變為較鷹派,但很大程度上這是被共和黨逼出來的,未必是自願的,誰都不可在「外敵」面前示弱。但其實民主黨人最在意的事都是國內的民生和人權等問題,再加上如何搞特朗普,絕非中美關係等外交問題。所以他們會喊口號,支持一些關稅,但應不會帶頭提出一些更嚴厲對華政策。

反過來我感覺到中方態度變得更強硬了一點,尤其在美股開始調整之後。可能認為如今特朗普已流出第一滴血,開始暴露出弱點,更不需急着和解。我認為最好是保持不亢不卑態度,繼續跟美國談判。在這次鬥爭中,因為外部壓力,加上自己犯的一些錯誤,其實中國也已流了不少血,投資和消費者的信心都已受損,所以還是早日達成協議比較好。但我估計這條路仍頗長,不是一次峰會就能成功。

(中環資產持有facebook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