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Monday推介﹕小注認購歌禮製藥

文章日期:2018年7月23日

【明報專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日就電影《我不是藥神》引發輿論熱議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加快落實抗癌藥降價之際,2013年成立以來一直蝕錢、首家未有盈利獲批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歌禮製藥(1672)現正招股,每股最高發售價為16元,每手入場費高達16,161.23元;入場門檻高之餘,近月港股下跌,令不少投資者卻步。惟《Money Monday》綜合基金界分析,認為該股有不少亮點,值得小注認購。

歌禮製藥由主席吳勁梓於2013年4月創立。吳勁梓早年於南京大學取得生理學學士及碩士後負笈美國,1996年取得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腫瘤生物學博士,1997至2008曾任職於Novartis、Immunex Corporation、Phage Tech及Ambrilia等醫藥公司,2008至2011年於美國擔任葛蘭素史克(英國上市編號:GSK;上周五市值768億英鎊)的藥物發現執行部門副總裁,接着回流內地,創辦歌禮製藥。

有基金經理分析,像吳勁梓這種願意捨棄海外高薪厚職回國發展的精英,是內地發展醫藥行業的希望所在,更將此與台積電近30年發展成為全球最大晶圓代工半導體企業的歷程相提並論,「這些生物科技公司的創辦人都是從外國大型藥廠研發部管理層回流,所以他們是很明白如何研發新藥,要離開賺大錢的工作職位,回到中國創立生物醫藥公司,帶領一班科學家團隊營運實驗室,乃屬國際級水平,研發創新藥不止向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申請生產及銷售,而且直接劍指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與1980年代一班台灣科學家從美國矽谷回流創辦台積電相似。內地醫藥市場規模大,滲透率仍低,很多癌症病人無法得到醫治,原因是很多外國先進抗癌藥未能取得監管當局的批文在內地銷售,為本土醫藥企業帶來龐大增長空間,這對創業者亦很有吸引力」。

過去收入靠藥廠預付款項

歌禮在招股書便提到,集團的使命是成為一家世界級生物技術公司,致力解決抗病毒、癌症及脂肪肝疾病三大治療領域中尚未滿足的醫療需求,當中歌禮已建立一體化抗病毒平台,專注於抗HCV(丙型肝炎病毒)、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與HBV(乙型肝炎病毒)的創新藥。

回顧往績,歌禮並未將任何產品商業化,因此沒有銷售產品收益,集團在2016、2017及2018年首季分別錄得營業額3300萬、5320萬及5106萬元人民幣,原因是確定羅氏就集團有關HCV的藥物戈諾衛(達諾瑞韋)支付里程碑及預付款項的收益,以及政府補貼;期內分別錄得虧損3187萬、8693萬及86萬元人民幣。

開始銷售丙肝藥 收入有望高速增長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歌禮已完成內地相關審批程序,在上月27日開始銷售戈諾衛(達諾瑞韋),若銷情理想,集團下半年營業額可望高速增長,並且有機會轉虧為盈。

事實上,歌禮目前有5項抗病毒藥物開發計劃,包括兩個處於或臨近商業化階段的HCV在研藥物、即戈諾衛(達諾瑞韋)及拉維達韋,以及一個已完成IIa期臨牀試驗的HIV在研藥物,此外還有一個已完成I期及I期擴展臨牀試驗的肝癌在研藥物。歌體在招股書已表明,未來幾年的財務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戈諾衛(達諾瑞韋)的銷售,以及拉維達韋的審批及銷售情况。

現有5項開發計劃 應以淨現值估值

該基金經理指出,投資界為生物科技股估值,是研究其在開發計劃中的管線產品(pipeline),再按照在I、II、III期不同臨牀試驗階段的成功率,量化為折現率(discount rate)計算淨現值(Net Present Value,NPV),故此這些生物科技股的開發計劃十分重要,研發進展亦會影響股價,「由於仍然在研發階段,如果不成功,價值就等於零,投資者需要明白這個風險」。

綜合上述分析,《Money Monday》認為,雖然投資歌禮製藥有眾多風險,惟即使該股以上限定價,市值亦僅179億元,若歌禮製藥業務發展理想,日後市值有頗大上升空間;而新加坡政府旗下GIC是次亦斥資7500萬美元認購成基礎投資者,因此假如投資者財力較強,能承擔較高風險,可以現金小注認購歌禮製藥。

[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