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文亮:書展娛樂化 自毀文化事業

文章日期:2018年7月20日

【明報專訊】書展又開幕,每年書展都人山人海,令到不少人誤會,文化事業在香港是一門不俗的生意,作家是一行不但有錢搵而又受人尊敬的職業,如果有這種想法就大錯特錯,不少書店已經從地舖搬到樓上,不過,那些已經是好的一群,更加多書店已經結業。這是一個正在萎縮的行業,而且電子傳媒日益擴大,紙媒就不斷地萎縮,我相信不用太久,環保分子就會對紙媒開刀,指摘紙媒污染環境。

名作家不及小藝員

至於作家,根本是非常坎坷,我認為一生人出版一本書是可以點綴人生,但以寫作為職業就不必,不如去做電視藝員;在書展中,電視藝員受歡迎程度比正式作家高出不知多少倍,甚至有以寫作為職業的人替那些小藝員執筆。如此來看,做一個名作家不如做一個小藝員,寫作只能作為個人嗜好,不能以此為職業,在書展期間,自認作家的人千祈唔好去,免得自己傷心。

我真的不明白那些經營文化事業的人。難道他們不知道書展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讓他們推廣新的文化創意、寫作題材,甚至年輕作家?但那些文化事業經營者揠苗助長,找來不少作家替一些藝員寫作,書展期間那些藝員反而以作家的身分推廣,有大量fans盲目支持,正式作家只能靠邊站,與工作人員打牙骹,是不是很坎坷?

完成一本書比想像中難

有不少人認為寫作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尤其是第一本書,只不過是將自己的過去輯錄,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十分正常,但當他們開始之後,就會發覺完成的日子是遙遙無期,半途而廢的已是蠢人,應該未到半途就要放棄。能夠寫到一本書,最低限度可以證明是有鍥而不捨的精神。有人話我今年書展沒有出書,話作家坎坷只不過是食不到的葡萄。其實,我已經寫了10本書,每本都賣得不錯,但我仍然不視自己為作家,寫作只是我的娛樂,不過,我不會到書展做推廣,費事自己激氣。我從生意人的角度來看,那些經營文化事業的人正在毀滅書展,但他們未必知道,書展正逐漸成為娛樂事業的一環,可能生意會做多一些,但文化事業就會被娛樂事業吞噬。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亮話]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