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銀行開戶順利 喜出望外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9日

【明報專訊】那天吃飯,有名朋友專門啤殼,從本地殼啤到大陸殼、馬拉殼,他說自己是「製造業」,是「實業」。至於印股票的上市公司大股東,就是「批發業」了。

話說某名莊家和小學同學聚會,同學問他現在做盛行,他說是在做「零售」;他對我笑說:「我是把股票零售給散戶。」

至於某名Liquidity Provider,即是打成交,人們問起他的職業,他說是「建築」,因為要「搭棚」。

中央壓力愈大 泛民反抗愈小

跟着講起民族黨被禁止繼續運作,記得在「佔領中環」提出時,我已經在某人的報紙(已執笠)寫過很多次,就是這是泛民和中央的總攤牌,攤牌失敗了,中央的網就會一步一步的收緊,這是不可逆轉的。

DQ議員,只是第一步,而所有泛民在DQ之後,全都變成了乖仔,這證明了我一直以來的說法:壓力愈大,反抗愈小,是正確的。對付民族黨,也只是第一步,我相信,在民族黨之後,真正的打擊對象,是香港眾志,雖然香港眾志連公司註冊還未獲批,但政府肯定找到法律對付他們,畢竟,政府的法律專家多的是!

有人寫民族黨,又拉到青年新政在中銀開戶口,其實並非親共,只是在其他銀行開不到戶口而已。黃台仰家藏50萬元現金,也可能只是開不到銀行戶口,以及恐怕被政府凍結而已。其實在香港開公司,就算和政治無關,也難以開到銀行戶口;至於我本人的公司,暫時開戶口的過程也順順利利,有點喜出望外,莫非,因為政府被人罵得太多,居然順應民意,放鬆了管制?

[周顯 投資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