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莊副牌紅酒具潛力 入場門檻僅正牌一半 - 20180717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一級莊副牌紅酒具潛力 入場門檻僅正牌一半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7日

【明報專訊】提到紅酒,不少人都會聯想到波爾多頂級名酒拉菲(Lafite),隨着價格持續炒高,如1982年的Lafite平均價格達到3萬元以上。高特葡萄酒投資總經理Joe Alim表示,其實波爾多名牌酒的副牌(Second Wine)價格較正牌低近一半,提供較低入場門檻,吸引到龐大需求,而且價格升值潛力同樣可觀。

要辨別普通紅酒與精品紅酒(Fine Wine),Joe Alim指後者屬於投資級別,一般供應非常有限,如波爾多頂級紅酒受法律限制了產量,加上要有合適的土壤和氣候等因素保證紅酒質素,而且酒莊亦需具一定歷史,最佳出產商更有逾百年歷史,評分則是衡量精品紅酒質素的準則,如在不同範疇持續取得高分,便會吸引到市場注意。

正副牌產自同一酒莊

Alim表示,公司會嘗試尋找被人忽略、仍未「成名」的紅酒,故過去5年便在波爾多投資一級莊(First Growths)正牌酒的副牌(Second Wine) ,如拉菲(Lafite)質素高和需求極大,但一般正牌價格較副牌高出近一倍,購買副牌則可以較低價格入場。而且這些副牌需求同樣巨大,價格升幅可觀,如2013年木桐(Mouton)副牌Petit Mouton價格升幅便達八成。他亦建議可留意另一副牌波爾多Clarence Haut Brion,指過去兩年需求開始增加,認為價格被嚴重低估。他補充副牌與正牌實則出於同一酒莊,只是如部分紅酒不能達到水準,便改以副牌推出。

勃艮第亞洲受歡迎

在高特紅酒投資組合中,他稱有兩成來自勃艮第,指近年這產地紅酒在亞洲十分普及,皆因與食物配合,相比波爾多紅酒可較早品嘗,而且民眾認識提高,故佔有率提升,相信未來普及度會追上波爾多紅酒。當地除了頂級兩大品牌,其他品牌如Domaine Bizot亦逐漸於亞洲聞名,於2015至2016年間把價格上調接近1倍,但仍迅速售罄。此外,美國紅酒也具投資機會,如Joseph Phelps的Insignia紅酒,其質素高、在亞洲有一定宣傳,相信價格具倍升潛力。

內地消費者 不再單看品牌

中國近年對紅酒需求持續上升,他留意到中國買家口味和需求有明顯轉變,隨近10年民眾紅酒知識提高,即使暫時波爾多紅酒仍是最普及,但對其他地方紅酒開始有需求,市場狀况愈來愈接近歐美。他認為這反映出,內地民眾不再只因品牌著名而買酒,而是由消費需求帶動,這對長線價格向上非常重要,但暫時投資紅酒於亞洲以至中國都尚未普及,較多仍是買作消費用途。

如市民期望投資紅酒,Alim建議把精品紅酒作為多元投資其中一個選項,為組合提供防守力,並指投資紅酒不只是買入一支好酒,而是在捕捉最佳買賣時機。他又表示,波爾多、勃艮第和美國等地頂級紅酒都設產量限制,供應不能增加,但紅酒於中國特別年輕一代更為普及,還有泰國和菲律賓等需求同樣提高,相信未來5年這趨勢會持續,對價格帶來支持。

紅酒價格指數波幅低於股市

今年市况極其波動,不論股債回報同樣參差。據高特葡萄酒投資報告顯示,代表精品紅酒的Liv-ex 1000指數在2008至2017年間,其波動率約5%,低於MSCI全球指數的16.28%,反映走勢較穩定。而單論回報表現,該指數即使去年表現不及標指,但卻更勝A股以至富時100指數。報告又發現,在2015至2017年期間,Liv-ex 1000指數與其他資產相關度都較低,與黃金、MSCI全球指數和標指呈負相關。在金融海嘯期間,指數年回報率跌幅也小於其他主要資產類別,而在去年經濟復蘇時則有約一成回報。

明報記者

[王俊騏 理財專題]